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后腰上的酒窝

后腰上的酒窝
肖东一直认为最性感的女人是后腰上有酒窝的女人,酒窝应该长在屁股上面的后腰部位,如果碰到有这种窝的女人一定会让肖东为之疯狂。一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肖东特别喜欢后腰部有酒窝的女人,于是从后面偷窥女人的腰成了肖东最大的癖好之一,女优的后腰有没有酒窝是下载A片的标准,甚至把后腰有没有酒窝当成找老婆的条件之一。然而,就算是夏天,大多数女人也不会露出她们的后腰,于是为了找到一个腰上有酒窝的女人,肖东不得不把很多女人弄上床,以便亲自查看和验证,因而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体力和巨多的精液,还有金钱。当然肖东也喜欢女人的其他性感部位,比如脸蛋和腿,比如屁股、比如乳房、还有B……欣赏女人的身体是大多数男人的最大爱好。  肖东的第一个女朋友露露是读大学的时候从室友那淘来的二手货,原因是她长得胖而被室友甩了,但是露露有圆圆的脸蛋和甜甜的笑容,而肖东也更偏好胖一点的女人。在相处一个星期后,肖东和露露相约在校外的一个小宾馆开房看世界杯,当然这是借口,荷尔蒙分泌过剩的东年们只是为第一次开房找一个借口。  迫不及待的跟小旅馆门口的大妈拿了钥匙,开门、进房、上床,甚至来不及洗澡。其实那是肖东的第一次,但是感谢武藤兰,感谢松岛枫,感谢爱田由,他的理论知识已经非常丰富。由轻而重慢慢吻着露露那细长的嘴唇,不到一分钟两个人就都进入了状态,肖东睁开眼睛偷偷瞄了露露一眼,她长长的睫毛有点微微颤抖,脸颊潮红,一边热吻着,肖东把手移上露露的胸部,作为篮球校队的主力,五指一张基本上能抓起一只篮球,但是仍然不能全部抓住露露的一只大奶,这个山东大妞估计至少有D罩杯吧。肖东把手伸进宽松的T恤里面扒开胸罩,开始轮番揉捏着两个奶头,女人的奶子是最敏感的部位之一,丝毫不亚于阴蒂,在肖东的抚摸揉搓下,露露的屁股不时扭来扭去,喉头发出轻微的吼声,看来这个早已被人开发的丫头进入状态了,肖东的手往下移动想伸入露露的牛仔裤头,但是露露腹部堆积的肥肉阻挡了去路,肖东只好解开铜纽扣,拉下拉链才能初级纯棉的小内裤。手指刚伸进小内裤,露露双手马上挡了过来,嘴里说:「不要」;「宝贝,让我探一探,只是摸一下。」「不要」「摸一下」「不要」就这样半推半就,肖东的手穿过森林,走过草地,达到一片又滑又湿的地带,结合A片中学到的理论知识,肖东根据手指感受的形状努力分辨着阴蒂、小阴唇,然后不停的抠挖,胖妹妹就是水多,肖东的手都快湿透了,露露的内裤也早湿透了,闭着眼睛不住的呻吟,肖东的鸡鸡也是早硬如铁,在裤子中憋得不行。  用力脱下露露的裤子,她还抬起屁股配合了一下,然后两腿把裤管蹬离双腿,肖东迫不及待褪下自己的裤子,趴了上去,但是左冲右撞找不到地方,急的满头大汗,理论与现实相差还是有点距离啊!  露露看他猴急的样子,只好握着肖东的鸡巴对准自己的洞口慢慢放了进去,同时嘴里啊的一声长长的嘘了一口气,肖东只觉得小鸡鸡被一片温暖湿润包围着,跟全身浸泡在温泉里一样,那感觉,比平时打手枪何止爽了千百倍……还没动两下,鸡巴一抖,露露只觉得身体深处一阵强烈的跳动,一波一波子弹尽数打在自己的子宫口,肖东啊的一声一泄如注趴在露露身上一动不动了。良久,鸡巴软了下来,慢慢被露露夹了出来,他才红着脸尴尬的带着一丝不舍离开露露的身体。  「宝贝,对不起,我……」肖东愧疚的说。  「嘿嘿,是不是第一次呀?帅哥?」经过这么亲密接触之后,露露反倒放得开了,开起玩笑来。「第一次都是这样的,你算棒啦,听说很多人都喷在门口,没能进去呢。走洗澡去,冲一下吧,脏死了」露露脱掉T恤和胸罩,站起身往厕所去了,肖东看露露那对大奶随着身体走动一颤一颤的,鸡巴立马又昂首挺胸起来,随后进入了浴室。  两个人赤裸相见,肖东才得以好好欣赏露露的胴体,硕大的奶子,和欧美娘们一样,稀稀疏疏的阴毛,让B看起来更加肥美,不让人讨厌,腰有点粗,肚皮上有赘肉,大腿也有点粗,总体来说是个性感的大妞,给露露搓背的时候,看到她腰上没有梦寐以求的酒窝,肖东顿时有点失望,也有点遗憾。但是初经人事,尽管身体不完美,肖东当晚还是又狠狠操了露露几回,两个人都高潮连连。但是不到一个月,肖东就和露露分手了。  此后的日子,肖东一边看着爱田由的后背打手枪一边不断物色着后腰有酒窝的女人,但是连续经历了几个女朋友都未能如愿以偿。  一直到大学毕业工作之后,肖东进了一家大型国企,一开始在销售部门,后来因为与主管不和,没有会计证的他被贬去了财务部,做了一名小小的出纳,负责一些报账的事宜。男人都是这样,离了性就过不得日子,所以肖东无时无刻不想着猎艳。  省级公司的复核会计雅进入了肖东的视线,雅是一名已婚少妇,26岁,孩子2岁,女人一生孩子,哺乳过后就对老公失去了吸引力,乳房下垂,阴道宽松,早就失去了感觉,雅就是这样,常年累月未能被老公幸一次。肖东和雅经常通过内部通讯工具聊天,什么都聊,生活、情感、身体,虽然两人没见过面,但已经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了。有时为了工作他们也会通电话,肖东觉得雅的声音特别好听,雅觉得肖东的声音特别有磁性。有一天周五的晚上11点多,雅突然打电话给肖东,因为心情不好,老公出差,孩子送去奶奶家了,寂寞难耐的少妇需要倾诉的对象。  「我们算不算好朋友了?」雅问。  「什么算不算,早就已心心相印啦。」肖东回答。  「嘿……可是我们还从来没有见过面哦」雅说。  「是啊!想不到从来没见过的两个人会聊得那么好。」「我今天下午一直很纠结,你猜猜我在纠结什么?」雅说。  「呃……猜不到」「猪头,就知道你猜不到,嘿……我买了去你那的火车票,晚上11:40的火车,明天早上7点到,我一直在纠结要不要来看你。」雅不好意思的说。  「啊?!!!」肖东心跳顿时加速,就像鸡巴碰到B的那种心跳的感觉,一股热血直冲脑门。「那你上车了没有?」「没呢,我压根就没去车站,还在家里。」雅说。  「你骗我?」「骗你干嘛,不信下周我把火车票扫描发给你看。」「……」肖东沉默了。  「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很失望?」过了一会儿,雅问。  「我明天来看你。」又过了一会儿,肖东说。  「啊?明天来什么来?到这里都下午了,后天又得回去,周一得上班,别来了。」雅一阵心跳。  「我就要来,嘿……我挂啦,好好睡会去,做第一班汽车过来。」不由分说肖东挂了电话,然后上了床。  当夜两个人都翻来覆去睡不着,凌晨五点,肖东即起床,洗漱、打的直奔汽车站,到了才知道最早的班车是早上7点的,心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车站等了一个多小时才得以上车去往省城。  9点半的时候接到雅的电话,「猪啊,起床了没有?害得我一晚没睡好。」雅慵懒的说。  「我在车上呢。」肖东得意的笑。  「啊?!!!你真来啦?」雅立马从床上坐起来,一扫刚才慵懒,精神起来。  「当然。」「没骗我。」「没骗你。」接下来雅算是相信了,详细告诉肖东怎么坐公交,坐车到哪里下,到哪里了给她打电话,她出来接。  奔波了5个多小时,终于到了省城,在公交站台给雅打了个电话。  雅说:「一直往前走,我走过来,看我们俩能不能认出对方,如果不能在半路认出来,你就回去吧。」肖东往前走去,前面的树荫下,一个长发披肩身材高挑的少妇穿着白色透明吊带,里面是黑色裹胸,下身穿着黑色打底裤,和凉鞋,黑色的胸罩肩带,配着裹胸没有其他人的俗气,圆圆的脸蛋上架着一副眼镜笑眯眯的望着过往的行人。  肖东径直走到那少妇的面前问道,「你是雅?」「什么?请问你说什么?」「哦,对不起,我认错人了。」肖东继续向前走去。  「哈哈哈……」肖东的背后传来爽朗的笑声,正是少妇发出来的。于是他转过头,认真的打量着雅,向她走去,到近前,两人非常默契的给彼此一个拥抱。  「走吧,回家。」雅在前面带路。  肖东走在旁边,不敢去牵雅的手,虽然是第一次相见,然而心里感觉非常奇妙,像是认识了很久很久一样。  「累了吧,猪啊!」雅习惯称呼肖东猪。  「不累,一点都不累。」肖东傻傻的说。  「没吃中餐吧,我做了菜,等你一起。」「啊,你还没吃啊?你不用等的,我随便吃点什么就好。」肖东傻傻的说。  ……两个人边走边聊,到了雅的家里,一个两居室,房子不大,但是干净温馨,看得出雅是一个会过日子的女人。  看着肖东把一桌子菜都收拾干净,雅露出了甜甜的笑容,简单收拾了一下,雅说「昨晚没睡好吧,赶快去补个觉吧。」「不去,不累。」「听话,去吧,晚上带里出去逛街,白天太热了。」雅把肖东推进了主卧,「就睡我床上吧,我到外面看会电视。」「一起,要睡一起。」肖东色眯眯的说。  「去,谁跟你一起,人家可是有老公的人。」保暖思淫欲,早就精虫上脑的肖东直接抱了上去,把雅摁到了床上。  把雅的吊带褪下肩膀,扒开胸罩,雅的奶子有点松,像里面灌了水的袋子,特别容易流动,奶头又黑又大,肖东第一次看到少妇的奶子,心神一荡,差点就射在裤裆里。还好,憋住了,不然让人笑话。毫不犹豫含住雅的奶子吸了起来,这时雅发出长长而悦耳的叫声,「啊——坏蛋。」同时嘶的一声长吸了一口气。  肖东把雅的奶罩和吊带都褪离手臂至腰部,对着雅的双峰一阵猛吸,配合着又咬又舔,不一会雅就气喘吁吁起来,绷着肖东的脸一阵乱亲。看来空虚很久了,肖东心理想。雅的吻功非常好,像个大吸盘,不断吸着肖东的嘴唇、舌头。一边吻着,一边肖东把手就探到雅的裤子里去了,雅的阴毛有点枯萎,像被烫伤的头发,一路下行,下面早就泥泞一片了,滑不留手,肖东三下两下除去雅的裤子和自己的衣物,顶了上去。明明很湿很湿了,但还是一下没进去,肖东只好慢慢穿透雅的大阴唇,突破这道屏障以后才长驱直入,直灭入底,就像一条小鱼游入大海,也许是生过孩子的缘故,肖东第一次操B没能感受到一种紧紧包裹的感觉,但总体还算温暖湿润。要的就是这种感觉,弄以前的女人的时候肖东总是撑不了几分钟就缴械投降了,在雅这里肖东找到了自信和感觉,因为找不到紧紧包裹的支点,肖东狠狠的抽查起来,身下的雅开始啊啊嗯嗯呼唤着,配合着肖东的节奏,肖东抽查的力度越大,雅的阴道包裹得越紧,插进去,阴道紧紧咬住,吸一下,松口,拔出来毫不费力,真是极品美B体验啊。抽插了一会,肖东把雅翻过来,一瞬间,肖东看到了雅后腰上的酒窝,心中一阵惊喜,雅的身材保持很好,腰很细,屁股宽大,后腰上还有两个深深的酒窝。肖东爽翻了天,狠狠插了进去,然后狠狠抽插起来,这时候雅大声喊叫起来。  啊……啊……啊……雅拉长了声音,不断变换着音调,配合着节奏,与啪啪啪啪撞击屁股的声音变成了美妙的交响乐,雅那如瀑布散开的长发,屁股上的肉浪,深深的酒窝,与粉色的床单一起构成绝美的图画,就在这交响乐构成的图画里,雅大声悠长啊……的一声,爬离肖东的身体,全身不停的颤抖起来,边抖还边啊……着。肖东知道她高潮了。  待她颤抖过后,肖东走近了,认真打量起雅的小穴来,有一点点黑,大阴唇闭得紧紧的,高高的隆起,好一个馒头屄,屄很干净,只是顶端有稀稀疏疏几根阴毛,唯一的缺陷是雅的屁眼上隆起一坨黑黑的东西,那是痔疮,雅后来说是怀孕的时候长的。肖东扒开雅的大阴唇,雅的小阴唇也有点黑,特别薄而短,白色的珍珠在小阴唇顶端,红红的肉蕾上一个小眼,那是尿眼,尿眼的下面是一片如菊花般的蓓蕾,那是阴道口所在,用手指轻轻扒开蓓蕾,才能看到里面的洞,肖东凑近了,一股特别的味道扑面而来,和雅腋下的味道一样,和雅的体味一样,只是更浓了一些,肖东喜欢这些味道,他的舌头忍不住轻轻舔了上去,有一点咸咸的,又有一点淡淡的,很特别的味道,「啊……」这时雅又慵懒的叫了起来,随着雅的叫声,肖东慢慢加重了舔的力量和频率,「犀利索罗」跟吃面条一样,顺便肖东舔到了雅的痔疮上面,「啊,脏!别舔那里」雅说。「不脏」肖东边舔边会议,虽然有点苦涩的味道,可能是雅早上大便的遗留物吧,肖东想。雅也是第一次被刺激屁眼,一通浪叫起来。淫水哗哗流个不停,与肖东的口水一起,把雅的整个小屄周围弄得一塌糊涂。肖东再次提起长枪,一刺花心……「啊……啊……」雅的叫声一浪高过一浪,一声高过一声,「啊……不行了,要死了,啊……」雅的全身剧烈颤抖起来,她的高潮又到了,阴道里面像婴儿的小嘴一样一波又一波不断吸着肖东的鸡巴,在这种紧紧吸附下,肖东一射如注,把浓浓的精液完全注入了雅的阴道深处。  后来雅说特别喜欢肖东从背后插他,他老公只知道传统体位,她从来没有高潮过;肖东说特别喜欢雅背后的酒窝,雅是他最爱的人。他们知道这是婚外情,这是背叛,不被世俗所允许,也会被众人唾弃,但是彼此深爱着对方,互相紧张,互相吸引,于是他们常常在周末及节假日迫不及待的两地来回奔波,不断相聚,不断做爱,又不断分离,也许终有累的一天,也许终有暴露的一天,也许没有明天,但是谁又在乎呢?好好把握今天的欢愉即好,他们爱上了那种也许这是最后一次做爱的感觉,于是把每次的爱都做得惊天动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