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小区里的淫乱派对

小区里的淫乱派对
第一章  「叮」的一声,三十二楼的电梯门打开了,走出一个年约三十多岁的男子,个头不高,大约一米七几,相貌不算英俊,五官还算端正,长得也较为细腻,属于那种斯文的类型。可能是长期没进行身体锻炼的缘故,身体略微有点发胖,整体看上去还算可以,并不令人讨厌。身着一套深黑色西服,由于是量身订做的高档货,穿在身上十分合适,把原本不太突出的身型衬托得更为挺拔。  他就是年明,经营着一家规模不大的网络公司,公司已经成立了五个年头,早已经进入正轨,而且收入不错,公司的业务基本上都交由公司里信得过的人员负责,基本上不用他自己亲自处理,也许是头两年的努力拼搏,年明的脸上留下了些微沧桑的痕迹,但看上去更显得成熟,也更有男人那股成熟的魅力。  年明买的这套房子是一个大型居住楼盘,在这个国内一线大城市里也是小有名气,平均价格达到了每平米3万元的高价,所以这个小区内居住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公司老板或是企业的精英,普通平民根本就住不起。  年明家地处A区,也是最早开发的一个区,当时买的时候并没这么贵,大约也只是两万元左右的价格,而且位置相当好,视野开阔,还是南向。  楼盘设计相当精妙,一梯四户,每户都是三边向外的,所以私密空间较大,只要不是太闹腾,基本上隔壁的邻居是不会听见的,而且他的阳台及房间一面是向着江边,如果不是有人刻意用仪器偷看,是根本不会看到房间里的人在做什么的。  年明家住3201房,出了电梯往左没几步就到了,他拿出钥匙打开门,进去随手关上门后往厅里一看,没看到有人在,心想:「呵呵,老婆又跑哪去了,怎么没在?不会是又去玩那个了吧?」放下后里的工文包后又四处找了一下,发现其中一间房间的门是关着的,于是会心的一笑,什么也没说,径直坐在客厅的沙发里,手按遥控打开电视机,又按了几下调到一个特定的频道,只见电视机里立时展示出一幅淫糜的画面。  画面中一个带着半面面具的女子正面向着一台电脑,很明显是在跟别人视频聊天。她半躺在一张宽大的椅子上,穿着极为性感,明显没穿胸罩,只披着一件半透明的丝质睡衣,衣服也没扣,随意地搭在两个乳房上,露出一大片的雪白,两个红红的突起在薄薄的衣物下若隐若现。  女子下身完全是光着的,内裤都没穿,叉开两条腿架在椅子的扶手上,令到下身的粉红小穴尽情的展现在电脑的高清摄像头前,只见女子正伸着左手手指拨弄着自己小穴的两片嫩肉,右手拿着一个金黄的小跳蛋,在阴蒂上不停的上下搓动着,她的小嘴半张着,小半截粉嫩的小舌不断在唇边舔动,令人引起无限遐想。  女子的下体已经完全湿润,晶莹的液体正从小穴内不断的向外流,并顺着股沟直接流到椅子上,打湿了一大片,仿如一片汪洋。  随着女子的动作不断,原本的涓涓细流慢慢的变成了小河,女子的动作幅度也明显加大,原本半闭着的眼睛也紧紧闭拢,半张着的小嘴也正一开一合的,似乎在高声叫喊着什么,但是电视里却是半点声音也发不出。  此时她的面部表情也是十分精彩,象是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甚至整个面部都已经扭曲了,身体也极不自然地左右扭动,身体的各个部位还不停地抽搐,发出一阵阵的战抖,原本搭在双乳的衣物也已完全滑开,鲜红的乳头已变得完全突起,随着双乳不断的抖动画出一片不规则的曲线,令人眼花缭乱。  女子的身体剧烈地晃动了一会儿之后,明显已将近高潮,只见她的头高高向后仰起,身体各部分的扭动更剧烈了,突然间,她整个人好象是触电一般,整个身体都尽力向后弯曲着,手脚及身体都发出一种剧烈的震动,象是一个羊颠疯病人发作似的,就差没口吐白沫了。  她的这个身体姿势保持了有好几秒钟,终于整个人象是被完全抽空了似的,仿佛烂肉一般软摊在椅子上,一动也不动了。  第二章  看到这一幕,年明顺手关了电视,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了下来,笑嘻嘻地看着那间关着的房间门口。  没过一会,卡地一下房门打开了,只见房间里走出一个身着丝质睡衣的少妇,从衣着上看,明显就是刚才电视画面里的女子,面上尚带着一丝兴奋过后的潮红。  女子看到客厅里躺着的年明,一点都不觉得惊讶,笑着问道:「回来啦?回来也不打个招呼。」年明也坏笑道:「早就回来了,看你在电脑房里玩,不好打扰你嘛。」,接着又说道:「怎么样,今天好象玩得挺HI的,是吧?」女子说道:「还行吧,但还不算太理想,主要是对手不怎么样。呵呵,怎么啦?吃醋啦?」年明连忙笑着道:「哪能啊,这都会吃醋就不是我年明了,你还不知道我啊,老婆,我的乖乖老婆,来,过来让老公帮你揉揉,放松一下。」说完向女子伸出双手作拥抱状。女子扭扭头,说道:「玩得一身汗,我先去洗洗」,说完转身向浴室方向走去。  刚走两步,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回头向年明说道:「哎,帮个忙把电脑房收拾一下好不,嘻嘻嘻……」说完哼着小歌地走进浴室。  年明无奈地摇摇头,也没说什么,翻个身站了起来,径直往电脑房走去。  这女子就是年明的老婆李桐,今年三十有四了,跟年明是在大学时认识的,比年明小两岁,七年前跟年明结的婚,也是那年开始跟着年明共同创业,最近几年公司上轨道了之后,也就当起了甩手掌柜,一心在家当起了少奶奶,啥都不管。  由于两人都受过高等教育,都接触过不少的黄色网站,所以性格比较开放,基本上两人在床第之间是什么都敢于尝试,也乐于尝试。  最近两年,李桐又忽然迷上了网络聊天,慢慢发展到和别人裸聊、网上做爱等,当然了,这些都是夫妻双方同意过的,年明也看得开,大家都觉得这没什么,反正在网上都不是真实的,而且老婆在跟别人裸聊时都基本上带着面具,也不怕别人把这些视频发到网上。  其实年明也不是没想过找个网上情人裸聊的,但只是运气太差,根本就没机会,甚至网上的好友连女性的都没几个,这也让年明郁闷了好一阵子。  过了一会,年明已经把房间收拾妥当,除了把老婆所用过的器具都清洗干净之外,还把那张已是一片汪洋的椅垫拆下丢到洗衣机去了。  这时李桐也洗完澡出来了,睡衣也换了一件套头的卡通款长装,虽然里面依然是不着寸缕,但在宽松的棉质睡衣阻挡下,已完全看不出来。虽说少了几分性感,却是多了几分可爱。  这时已是下午七点钟了,两人叫了外卖,没过一会外卖就到了,送外卖的是一家中档的餐厅,食物的品质还是不错的,也是他们两人经常光顾的一家餐厅。  其实他们家里也是有厨房的,只是自从新居入伙后就从来没在家里煮过一顿饭,原因是两个人都不会做啊,家里又没老人家,这就理所当然的只能吃外面的饭了,这虽说也算是一种享受,但同时也是时下年轻人的一种悲哀。  两人吃着外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不时地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有时我偷你一块肉,你打我两下地笑闹着,显得极为恩爱。  结婚七年了,加上谈恋爱的时间两人总共相处了超过十五年,到了现在还能这么恩爱也还真不多见。总结了一下,主要是得益于两人在性生活方面的协调和满足,而且不时更换花样也同样有助于大家之间的感情维系。  两人聊着聊着,就聊到了今天李桐裸聊的事,年明问道:「老婆,你说今天的对手不怎么样是什么意思?是难看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李桐道:「也不是啦,他丑倒是不丑,就是看起来年纪有点大,都有白头发了,估计差不多有五十了吧。」「呀?不是吧,都这么大年纪了?你就不怕他一下子心脏受不了?」年明一脸惊讶的问道。  李桐接着道:「那我可不管,反正也认识不久,昨天晚上才认识的,我只要自己高兴就行,哪能管他的死活啊,呵呵呵。」说完用手指戳了我的头一下,又道:「谁让你今天公司有事回去了,要不我也用不着这样玩,搞得我累死了,现在手还酸着呢。」年明嘿嘿地傻笑两下,又问道:「你啥时候对这种上了五十的老男人感兴趣了?我记得你以前都是跟那些小年轻的聊啊。」李桐道:「那是以前,看多了也就看得有点腻了,想试一下不同的感受,哈哈哈,你还别说,好象老男人也别有一番风味呢,不过这也只能是在网上意淫一下,如果真做起来找个不能干的老男人不得郁闷死啊。」年明笑着道:「也是啊,看哪天我也上网找个老女人搞搞,呵呵。」李桐笑骂道:「就你?行吗?我听说有人连网友都没几个女的,这人是你吗?  嘻嘻。」  年明被说得有点脸红了,有点气不过,于是说道:「老婆,要不我们找对夫妻一起玩好不好?这十几年啊,我可是除了你一个还没试过别的女人是什么味道呢。」李桐笑骂道:「死样,你以为就你守身如玉啊?我除了在网上搞搞之外,还不是只有你一个。你不是在怀疑我吧?」年明连忙道:「没有,真没这么想,都这么多年了,你性格我还不知道,有色心你也没这色胆啊当然,我也一样。哈哈哈。」李桐伸出手,揪着年明的耳朵道:「让你贫嘴,说我没色胆?我就有点色胆让你看看,别到时真的找了你自己又反悔了。」年明连忙道:「不反悔,绝对不反悔,只是要怎么找合适的还真不好办,得想想办法才行。」第三章 小两口子一边吃着饭,一边在绞尽脑汁的想着一切办法,毕竟想找一对有共同爱好的人不容易,想用较安全的方法找就更不是那么简单了,难道让年明满大街地去贴小广告吗?  这时只听李桐突然笑了起来,象是看怪物似地看着年明,看得年明有点心虚,于是问道:「老婆,你笑啥?你不是要反悔吧?我可是认真的!」李桐笑道:「不是反悔,只是觉得你挺笨的,难为你还是名牌大学的学生呢,还是搞网络的,这都想不到?」年明道:「网络我是想过,但现在网上能有几个真实的?如果要一个个的去甄别,那不得到猴年马月才找得到合适的。」李桐道:「你傻啊?没人让你去公共网络上找,你自己不是搞网络公司的吗?  你不会自己建一个网站啊?最好还是我们这个小区的专用网站。你想想,能住在这里的人都非富则贵,素质高那都是不用说的,而且还是同一个小区,算得上是知根知底,这危险性就自然就不大。而且甄别起来也容易,至少范围小了,你想想看,是不是这个理?」年明重重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顿时之前的阴郁一扫而空,兴奋道:「没错,没错,就这么办,呵呵,还是我老婆想得周到。哈哈哈……」说完伸手抱着李桐在她脸上狠狠地亲了一下,又道:「老婆,吃完没,吃完快点收拾一下,我马上安排人先把网站搞起来,快快快。」李桐手里还拿着筷子,瞪了年明一眼,说道:「急什么急,我都还没吃完呢,想饿死我啊?再说了,你这网站让公司里的人搞,怕是不太好吧,要不还是我们自己两个搞就好了。」年明嘿嘿笑道:「对不起,老婆,是我太心急了,你慢慢吃,千万别噎着,身子要紧,身子要紧,呵呵。」说完又坐回椅子上,接着又说:「没事的,老婆,我只是让公司先搞个框架出来,至于核心的内容还是我们自己来,对外嘛我们就叫它《幸福小区论坛》,你看这名字好不好?」这名字起得也不错,李桐也同意了,于是接着下来的一个多月,年明基本上都是在忙着这件事,至于公司里的业务除非是特别大的项目他自己基本上都不出面,专心一致的忙着自己的《性福小区论坛》。  一个月后的某夜,年明坐在电脑前,高声叫道:「老婆,快来看,我们的《性福小区论坛》终于完成了。」过了一会,没听见回话,才看了看时间,居然是凌晨三点多了,伸了伸脖子,暗道:「还好,没吵醒她,原来都三点多了。」这时只听见背后传来一个声音道:「怎么没吵醒啊?年明!你是不是皮痒了?」年明听到后,只觉得脊梁骨凉嗖嗖的,连忙回头,一脸的讨好相,弱弱地道:  「老婆,我有罪,我下次不敢了,真是再也不敢了,呵呵,你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一次吧。」李桐也没多说,拖着无力的身体走了过来,挥了挥手,把年明赶到一边,自己坐在电脑旁看着这个他们自己的网站,越看越入神,不知不觉就过了一个多小时。  嘿,还真是那么个事,想不到这个网站居然会做得这么好,不愧是搞网络起家的,于是满意的点着头,一边说道:「年明,真不错啊,做得还真是那么一回事,有点意思。」说完回头一看,年明这丫的居然坐在地上就睡着了,看来他真的是累坏了。  李桐怜爱地轻轻叫醒年明,扶着他到床上睡下了,自己也躺在一边,憧憬着未来的性福时光。  网站运行了有两个多星期,由于只限于本小区内的住户注册,注册人数不算多,才刚刚达到三位数,但所有的注册人员的自身素质那都是没得说的,经过年明和李桐两人的一一甄别,终于找到了一对比较合适的夫妻,现住在D区,是新搬进来的住户,而且两口子都是海归。  经过一番交涉,终于把事情挑明了,也定下了见面的时间,于是年明又把这两口子拉进了论坛内一个特定的群里,毕竟有些事情是不能公开说的。  七月十三日周五,这是一个不太特别的日子,但对于年明两口子确是一个新的开始,因为他们约了另外两夫妻在小区内的小酒馆见面。  晚上十点,两人如时到了小酒馆,小酒馆内装修不错,老板也挺好人的,由于都是邻居,大家也有时会碰见面,年明跟老板打了个招呼,又聊了几句,然后要了一个较为靠里间的小包间,并交待老板等下会有朋友来,让老板费心带他们进来。  进到包间,没一会,准时九点五十八分,包间的门开了,进来一对夫妻,男的长得有点小帅,看起来干干净净的,也是比较斯文的类型,让人觉得挺亲近,身材中等,人看起来也结实,不象年明自己这样有点虚胖,想必是经常锻炼的缘故。女的走在男的后面,进来的时候有点躲闪,可能是有点害羞,皮肤挺白的,相貌还不错,感觉跟李桐各有千秋,要知道李桐在读书时可是班里数的上号的,素质还是不错的。  年明两人见他们进来后,连忙起身打着招呼,客套一番后各自落座,才开始作自我介绍,男的叫陈运泽,现年三十九岁,在美国读经济,现在是一间国内大公司的高管,女的叫叶明,现年三十二,跟李桐同年,也是在美国留学,现在在银行工作,专门从事投资方面的事。  在自我介绍时,年明等四人都在互相打量对方,年明在坐下之后,就不停地打量着叶明,特别是她的胸部,真的是异常雄伟,好大一对豪乳,年明不由得看的眼睛都直了,直到李桐用手肘碰了他好几回他才发现自己的失礼,不由得露出了尴尬的笑容,叶明更是被年明看得头都有点抬不起来了,反而是陈运泽比较大方,笑着说道:「老婆,别不好意思,大家以后都是朋友了嘛。」年明连忙道:「呵呵,是我失礼了,以后我就叫你陈大哥了。陈哥、嫂子,这杯酒我敬你们。」说完拿着一杯红酒向陈运泽夫妇举着。  陈运泽夫妇也大大方方地拿起酒杯,李桐也微笑着举着杯子,「叮」地一声,四个杯子碰在了一齐,这也预示着我们四人今后的生活会有大大的不同。  酒过三巡,大家都喝的有点感觉了,时间也已经快十二点了,由于明天是周六,大家都不用上班,于是年明提议到:「陈哥、嫂子,这酒馆里有些话也不方便说,要不都去我家,咱们接着喝,好不好?」这一提议四人一致通过,于是两对夫妻结了帐,一同到了年明的家里。  各自在客厅坐好,李桐在酒柜里又拿了一瓶XO,端着四个杯子走了过来,并给每人都倒上一杯,然后有意无意地坐在了陈运泽的旁边,而年明则自己一个人坐在单人沙发上,略微有点郁闷,但也没说什么。  其实他也知道,陈运泽这个海龟无论是谈吐还是气质上都不错,是女性心目中的上佳人选,自己的确是比不上他,但又一想:「帅又怎么样,我还不是一样有机会上你老婆。」于是心里的少许郁闷顿时消散无踪。  几人又喝了两轮,都觉得差不多了,特别是叶明,明显的脸上已是一片通红,估计她再喝就真的醉了。  这时几人也已经认识了几个小时了,对对方也比较熟悉了,手脚也都开始不规矩起来,特别是陈运泽,不时的用手臂轻轻地触碰着李桐的胸部,李桐也没抗拒,象是自言自语地说道:「好象天气有点热了,在家里穿着胸罩还真有点不习惯。」说完就伸手到背后把胸罩扣子解开了,然后又象变魔术一般在领子里把胸罩整个抽了出来,顺手把胸罩丢到沙发一边,然后又是坐回原位继续拿着酒杯,大大方方地把已经抽真空的胸部凑到陈运泽手臂上。  陈运泽大喜,刚才一直隔着层棉,始终未能尽兴,现在倒好,少了一层巨大的阻碍,举着酒杯的右手手肘不停地在李桐的乳房上磨娑着,还不时地伸过另一只手在李桐的腿上巡回。  年明则没这么幸运,虽然叶明就在旁边,但自己始终是坐在单人沙发上,最多就是用脚跟她有少许接触,完全达不到预想的要求,而且叶明好象还不是太放得开,不时的躲躲闪闪,头都不敢抬,也不知道是喝了酒脸红还是真的脸红,总之是已经红到了脖子根了。  年明有点气不过,心想:「你老公倒好,吃着我老婆的嫩豆腐,我可是连豆腐渣都没吃到一点,这可不行,不公平!」于是年明又开口说道:「要不我们看看录像吧?我有几套不错的片子,好不好?」说话时还不时看着叶明的反应。  陈运泽听到后,手也没停,说道:「好啊,看下你的珍藏,我可是看老外的片子看不少了,还真没怎么看过东方的,听说岛国的片子不错。」两位女士没表态,李桐是根本没空理会,她可正在享受着呢,叶明估计是不好意思说,但也没反对。  于是年明打开电视和播放设备,随意选择了一段视频放了起来,可是一看觉得有点不对,怎么不是岛国片子,反而背景有点象是自己的家?  突然想起这根本就不是自己平常下载的片子,而是自己帮老婆录制的一些自慰片段。  正想换台,却被李桐制止了,说道:「老公,不换了,就看这个吧。」年明不知道李桐是什么用意,但也没多想,心想反正做都做了,还怕别人看吗?于是也趁着放遥控器的机会坐到了叶明的旁边,一坐下,明显感觉叶明有意识的缩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没抗拒。  随着电视画面里李桐不断的变换着花样玩弄着一些性爱器具,几人的呼吸明显的变的有些粗重。  陈运泽早已把李桐抱在大腿上,并已解开了李桐衣服上的纽扣,双手不断地在李桐的双乳及内裤里来回抚摸,还不时地捏着李桐的一对小红葡萄,搞得李桐娇喘连连,口中不时的发出连串轻呼,象是在给电视里配音似的,下面的小肉穴也早已一片湿透,甚至把陈运泽的裤子也打湿了一片。  叶明这时也明显有了反应,舌头不停地舔着自己有点发干的嘴唇,双腿夹得紧紧的,两只手却又象是没地方放,一下紧握着一下又摆弄着酒杯。  年明见状,心下暗喜:「这可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得把握好了。」于是开始伸出手尝试着放在叶明的大腿上,也不知道是叶明没注意还是故意地,这次她根本就没反抗,十分顺从地任由年明入侵她这头一片禁地。  年明又不是傻瓜,当然知道接着下来应该做的事是什么,于是轻轻把手地顺着叶明的上衣领口伸了进去,一开始叶明还是有点反抗,但也就是象征性地挣扎了两下就顺从了。  年明如蒙皇恩大赦,一只手不停地在叶明的胸前两团巨大软肉处揉捏,另一只手熟练地分解着叶明身上的每一寸防护,不一会,叶明上半身已是不着寸缕,一对豪乳在不规则地晃动着,年明几次想用手把这对弹跳的大白兔按住,但是依然徒劳,试问一只不算太大的手又怎么可能掌控38D的肉球呢。  几次失败后,年明决定放弃,就让这对由于自重过大而略微有点下垂的巨乳自由吧,自由是可贵的,就象一只金丝雀,放在笼子里养着是不会快乐的,只有自由,自由才会令人快乐。于是这对快乐的大白兔在年明眼前欢腾着,跳动着,两只通红的小眼睛跟随着它的跳动而晃出一片红云。  也不知道是酒力的作用还是红云的作用,年明只觉得自己就快要快乐地晕过去了,自然而然地,年明伸过嘴去,一口舔上了其中的一个乳头,但这个粉嫩的小家伙明显不太老实,总是会跳到一旁,为了不失去目标,年明只有死死地含住这只跳动的小天使,不停地吮吸着,象是刚出生的婴儿,尽了一切能力想把母亲的乳汁吸进口中。  第四章  叶明此时双眼是紧闭着的,脸上的表情却是无比精彩,有一点期待、还有三分的享受、带着三分的紧张和几分的羞耻感。由于被年明吮吸着自己的乳头,这种被其他男性如此挑逗的经历是她从来都没有过的,之前所有的感觉加起来汇集成唯一的感觉,就是无比刺激的快感,而直接体现出来的就是她的屁股下方的沙发上已是打湿了一大片,要知道她可是只脱了上身的衣物,下身是连裤子都还穿着的,可想而知她所分泌的淫液是多到了何种程度。  年明此时的小肉棒也已经涨痛得快受不了了,正准备有进一步的动作时,叶明突然身体一阵战抖,整个人一下子就软下来了,身子软软地靠在了年明的身上,却是已经泄身了。这可把年明给郁闷死了,这正在戏头上,还没正式入戏呢,就已经散场了,这让谁也受不了啊。但这又能怎么样呢?毕竟是第一次,总不能霸王硬上弓吧?而且这如果真是硬来的话,指不定下次都没机会了。于是年明暗自跟自己说「年明,你得冷静,保持克制,风度,知道吗?注意风度。」于是年明很有风度地轻轻环抱着叶明赤裸的上身,让她整个身子依偎在自己身上。此时的叶明象是睡着了似的,一点力气都没有,闭着双眼,任由年明的摆布。  年明也没做其他的什么,只是轻轻地抱着她,双手轻柔地在叶明光滑的身子上游走着,还时不时地低下头在叶明的脸上或者脖子上亲一口,十足一个深情的爱人对伴侣的温柔。  此时他们两人的姿势是正对着李桐他们那一对的,放眼望去,那边却是完全另外一种景象。只见李桐和陈运泽二人早已全身脱的赤条条地,仿佛两条全身没毛的肉虫。这时只见李桐双腿张开跪趴在沙发上,屁股高高翘起,尽量把自己最隐私的部位展现在陈运泽面前,而陈运泽此时则跪在地上,面向着李桐那浑圆的臀部,整张脸都埋进了李桐的屁股沟里,虽然看不清楚他在做什么,但从传出一阵阵「雪雪雪」的声音就知道他正在用舌头为李桐服务着,具体是舔李桐的屁眼还是阴户这就不得而知了,反正从李桐的反应来看,她还是相当满意的。  在陈运泽的挑逗下,李桐身体不住地扭动着,但是为了自己的下面不会脱离陈运泽灵动的舌头,所以她还是极力控制着自己的下半身不动,这可是需要极强的控制力,很少有女性能在这种极度兴奋的状态下还保持着一定的克制的,李桐确是例外,兴许是她长期裸聊而练就的一种本领吧。  李桐的双手也没闲着,不断地在自己的双乳处来回的揉弄着,把原本两个坚挺的半球挤得不停地变换着形状,两个鲜红的乳头已是高高突起,明显已经是处于极度充血的状态,让人不禁怀疑再如此下去她的两个乳头是不是会由于充血过度而爆开来。  李桐嘴上也同样没闲着,口中不断地发出:「喔……喔……喔……宝贝,啊……喔……喔……我受不了了,啊……喔……喔……别停……亲爱的……别停……伸进去……快点……舌头……快……舌头快伸进去……我要……喔……喔……好舒服……啊……我快死了……喔……喔……喔……就是……那里……那个小豆豆……手指也别停……喔……喔……喔……快……别停……插……快插……我的屁眼……啊……我不行了……啊……不要……啊……不要停……喔……喔……喔。」李桐的叫喊声音越来越大,声音也越来越尖,要不是家里的隔音做得好怕是要惊动到小区保安了。  这时叶明也象是被李桐的叫床声惊醒了,幽幽地转醒,刚张开眼就看到了这么地一副活春宫,由于之前有过一次经历,所以也没有太过惊讶,还在慢慢享受着年明双手的爱抚。  没过一会,叶明也开始呼吸急促起来了,这时她才发现年明的西裤已是顶起了老大一顶帐篷,而这顶帐篷却正好就在她的手边,于是也放开心胸,轻轻地帮着年明解着腰带,腰带解开后,年明挺了挺屁股,以方便裤子可以退下,叶明也会意,拉着年明的两条裤管往下一拉,才一拉开就见到一根巨物冲天而起,直挺挺地耸立在她的眼前。年明居然是没穿内裤的,叶明顿时吓了一跳,脸上不由得一热,然后还是伸出左手向着这根巨物握去。  叶明才握上年明的阴茎,才深深体会到这根东西的实力。年明身体状况可能没陈运泽好,但是这根肉棒却足以弥补他体质上的不足,因为这根肉棒真的是太美妙了,它不算太粗,但是这个尺寸却正是最适合东方女性的,长度也算是适中,最主要的是他的硬度,真的可以说是坚硬如铁,而且上面青筋密布,显得特别狰狞,龟头巨大,呈现出一个巨大香菇的形状,这件东西在叶明的心目中完全可以称之为艺术品,一握之下,就已将她内心唯一的最后底线完全突破,她已经被年明的肉棒给彻底征服了。  既然是突破了最后的底线,那以下的事情就已经是水到渠成了,不用年明提示,叶明早已将这件心爱的玩物纳入口中上下套弄着。年明也已抛去之前心里的阴霾,双手放在脑后,半躺着在享受着叶明的精心服务。要知道他这种能躺在床上享受的机会真的不是太多,每次和李桐做爱时有七八成都是在女方的指导下完成的,李桐又是一个较为懒的人,所以基本上都是年明在上面耕耘,李桐在下面享受,而现在年明有了这么好的机会,还不尽情享受个够才怪。  之前叶明表现的不尽如人意,并不代表她不是一个在性方面保守的人,要是她是个保守的女人就根本不会答应丈夫参加这次的聚会,只是有些人会对某些新事物的接受时间会慢上半拍,但当她已完全接受这件事物之后将会把自己完全解放出来。叶明现在就是如此,在她为年明服务的同时,也同时是自己在享受着这种新鲜的刺激,原本与丈夫床第之间的水乳交融已经完全代入到年明身上,她明知年明不是自己的丈夫,但她会同样象对待自己的丈夫那样的对待年明。就这样,原本两对完全没有交集的夫妻就这样完全不设防的坦荡相对着,年明的客厅里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淫靡的景象。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他们四人都在尽情的发泄着自己最原始的欲望。年明和陈运泽两人就象是古时出征的将军,骑着白马,在战场上驰骋。而两匹白马也同时配合着将军,在枪林弹雨中冲锋,并不时高仰着头颅嘶鸣着。汗水和淫液的混合物不断滴落在沙发上,战争也已开始进入尾声,将军们正在进行着最后的冲刺,随着速度加快,一阵「啪啪啪」的声音夹杂着男女高昂的呼叫声,同时把四人都带进了最后的高潮,一阵剧烈的哆嗦,四条赤裸几乎同时软倒在沙发上,两名将军也各自拥着自己心爱的战马沉沉睡去,不一会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休息了半个小时,几人都陆续醒来,纷纷表示对这次的聚会非常满意,陈运泽夫妇还表示这种活动要多搞,至少每周两到三次,年明夫妇二人当然没意见,因为这本来就是他们两个的目的,现在目的如期达到,他们还会有什么不满意的。  于是年明也一口答应下来,并且约定每三周五和周六都搞一次活动,就算是女性生理期也会如期进行,只是那时再想办法玩点其它的花样罢了。这时也已经是凌晨两点了,陈运泽夫妇带着满意的笑容离开了年明的家,离开时还对把年明的沙发搞脏表示了深切的歉意。年明自然不会在乎这点,因为他们家里搞卫生从来都是请钟点工来做的,至于沙发嘛,因为是真皮的也容易处理,实在不行大不了换一套就是了,反正他也不在乎这点钱。  过了几天,又到了聚会的时间,之前他们四人已经约定好了,准备这次玩3P,这对于李桐倒不算难事,因为之前她的后门已经被年明开发过了,现在已经是顺滑无比,当然不成问题,只是叶明却是从来都没试过被人走后门,估计想玩3P有点难度,于是他们决定,这次聚会的主要目的有两个,一是对叶明的后门进行首次开发,另一个是让陈运泽走李桐的后门,先熟练一下技巧。  下午七点整,陈运泽夫妇如期到了,开门的是李桐,一进门,陈运泽倒是不客气,结结实实地给了李桐一个长长的湿吻,右手也早已顺势伸入他已经熟悉的裙底,顺着大腿往上摸索,才发现李桐没穿内裤,于是再度深入,食指深深地探入了李桐的小洞内,这个湿吻时间也够长的,足足持续了半分钟,搞得李桐下体已是洪水泛滥了两人才分开。这时年明从房间出来,见此情形也只是呵呵一笑,见叶明一个人坐在客厅里,于是客气地向她打着招呼。  四人落座后,聊了会天,年明就向李桐打了个眼色,跟着李桐起身到房间里拿出了一个大箱子,箱子很大,有普通行李箱的一半大小,外层是金属色的,有点象是发廊里理发师用的工具箱,只是比那个大了不少。  叶明之前没见过,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于是问道:「李桐,这什么东西啊?  这么大?不会是装满了钱吧?呵呵呵。」  李桐没接话,望着叶明坏坏地笑了一下,然后熟练地打开箱子上的两个卡扣,提着把手把箱子打开了。  「哗……这都是些什么啊?啊……这都是……都是那些东西啊?嘻嘻,李桐,年明,你们两个好坏哦!」叶明惊讶地说道。  陈运泽听到叶明的话,也伸着头向箱子里看去,只见箱子分了四五层,里密密麻麻地摆放着好几十个不同品种的按摩器,品种多样,几乎可以说是包罗万有,有不同尺寸的假阳具、按摩棒、跳蛋等等,还有不少是后庭专用的器具,怕是市面上有的品种这里都有了,他也是露出了一脸惊讶的表情,开口说道:「呵呵,还真是品种齐全啊,这怕是什么品种都齐了吧?」年明道:「还不止呢,房间里面还有不少,只是这个箱子装不下了,男用女用的都有,这可是我和李桐花了不少心思收集的呢,呵呵,有些还是限量版呢,市面上还真买不到的。」  第五章这时李桐在箱子里抽出几样器具来,都是开发后门用得着的,让叶明跟她两个在一旁进行必要的清洁消毒工作,我们两位男士还准备帮忙的,但是被李桐赶开了,「这清洁工作可都是细活,你们两个大男人凑什么热闹,去去去,一边玩去。」我和陈运泽相对一笑,也只好乖乖地坐在一旁抽烟聊天,刚聊了没一会,她们两个已经完成了手头的工作,只见几件精致的器具整齐地摆放在茶几上,底上铺着干净的纸巾,还散发出淡淡地酒精味道。  虽然时间还早,还不到晚上九点,但我们几个除了叶明之外早已经等不急了,可能是由于是第一次,叶明还是有点害怕的,但是想着3P的刺激,心底还是有几分期待的,也点头答应了。  还没开始之前,李桐首先向叶明解释过了一些程序,其实也没什么法定程序,只是由小到大地叶明的肛门有一个适应地过程,毕竟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体质,就象李桐,她的后门原来是挺紧的,我伸一个指头进去她都会觉得疼,经过我们两个互相努力之后,现在基本上容纳一根大号的阳具不成问题。  准备工作完成后,我们四个进到房间里,我负责脱去叶明身上的衣物,这程序我可是熟练得不得了,三下五除二就把叶明脱得象只小白羊似的,然后让她跪趴在床上,腹部下方垫上一床棉被,这样不会让她两只手撑得太累,又让她曲起双腿,整个姿势就象青蛙一样的趴着,臀部尽量向后,以便可以更加突出她的肛门。摆好姿势后,我看着她那鲜红的屁眼,还真是长得不错啊,皱褶均匀,而且非常干净,在雪白的屁股衬托下,小菊花紧紧地闭拢,象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蓓蕾。  只看了两眼我的肉棒已经开始迅速地充血膨胀,真想现在就把这朵绝美的小花给摧毁了。  由于上次我们几个都是喝了不少酒的情况下做的,虽然都玩得很开心,但我还真的没机会这么近距离地看过叶明的小菊,看着看着我都不由得呆了,正在意淫着怎么把自己的肉棒插进去的时候,突「啪」地一声响,我后脑一痛,立马清醒过来,回过头一看,原来是李桐给了我一下狠地,她笑骂道:「看什么看,没看够啊?快让开,一会搞完了有得你爽地。」我立马让开,嘿嘿地陪笑道:「呵呵呵,老婆大人,你来,还是你来,我看着,有要帮忙的说话啊。」李桐也懒得管我,拿过一瓶润滑油,挤了一点在叶明的屁眼上,用手指在洞口涂匀了,最后还用手指占了一点轻轻地插到叶明的屁眼里面,但插得很慢,也不深,只插进去两个指节,还不时问着叶明有什么感觉。  叶明回答道:「嗯,有点凉凉地,滑滑地,手指进去的时候也不会疼,还行,感觉挺有意思的。」我心想「呵呵,看来叶明可真是个极品啊,还记得当时帮我老婆开后门的时候光是插了一节手指她就说不舒服了,哪有象叶明这样还感觉有意思的。呵呵,有戏。」李桐看叶明的反应不错,于是拿过一根直径大约有一厘米硅胶棒,在上面涂满了润滑油,然后用棒头顶着叶明的屁眼,轻轻地揉动了几下,手上微一发力,胶棒以缓慢地速度插了进去,一边插还一边不停转动着胶棒,不一会,一根胶棒已经插进去有二十公分左右了。  这时只见叶明的脸上带着几分紧张,但完全没看到痛苦的表情,问道:「插进去多少了?怎么没觉得疼啊,后面涨涨地,有点怪怪的,感觉蛮舒服的,只是不是象做爱的那种舒服。」我们三人在后面都面露惊讶的表情,特别是陈云泽,他说道:「老婆,你可真强啊,怎么以前我都不知道,早知道你是这么强大的,我早就跟你玩后庭了,真是可惜了我这几年啊。」李桐轻轻拍了拍叶明雪白的屁股道:「叶明,还真行啊,那我再换根大点的,有不舒服就说话啊。」见叶明点点头,于是又换了一根小号的假阳具,这次叶明明显有反应了,她觉得挺涨的,但还是没怎么疼,只是肛门口的皮撑开时间久了有点不太舒服。  李桐这时候知道不能硬来,她自己有经验,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于是拿着假阳具的尾部,开始在叶明的屁眼里缓慢地抽插起来,并不时地在那个部分加点润滑油。还吩咐道:「你们两个大男人也别闲着了,找个人帮她弄弄前面,搞到她兴奋,但最好别让她高潮了,我这还没完事呢,这事得慢慢来。」陈运泽听到李桐吩咐后马上开始行动起来,把头钻进叶明的两腿之间,伸长了舌尖舔弄着叶明的两片阴唇,还不时地用手指逗弄她的阴蒂的位置。这一来果然效果明显,一会儿叶明的阴道已经开始分泌出了晶莹的体液,屁眼处的肌肉也没之前收缩得那么紧了,李桐手中的抽插动作明显地顺畅了很多。  我看到他们几个正努力地工作着,唯独自己闲得发慌,于是悄悄地站到我老婆的背后,先是掏出自己已经涨得有点发痛的阴茎,然后从后面掀起老婆的裙子,我知道她肯定是没穿内裤的,果不其然,真被我猜中了。李桐早知我想干什么,也没说话,任着我自己操作,真有点象是吃自助餐。只见老婆跪在床边,高高地翘着个大屁股,小穴也已经开始有点湿润了。但我的目标并不是那里,刚才看过了叶明的菊花之后,现在对菊花有着强烈的爱好。  我拿过老婆放在床边的润滑油,倒了一点在她的屁眼上,有样学样地用手指涂匀了,完了又涂了点在自己的阴茎上,一切准备就绪,我手持肉棒,顶着老婆的菊花,腰腹一用力「滋」地一下就进了一大半。只听见我老婆嘴里轻呼一声「啊……」我就知道她感觉也挺大的,这是兴奋的呼叫声,这声呼唤给了我莫大的鼓舞,象是听到战鼓声响的士兵,提着长枪就刺了过去。  我双手扶着老婆的屁股,不停地抽插着,每一下都是直插到底,只听见一声声的「滋……啪…滋…啪…」的响声,极为有节奏,听来就仿如仙乐一般,大约抽插了有百来下,就开始听到场内有三股不同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着,一种是肉体碰撞发出的「啪啪」声,另一种是我老婆发出「嗯嗯啊啊」的叫床声,还有一种是叶明发出的同样是「依依喔喔」的呼叫声。  这时叶明明显尝到了这种前后夹击的快感,身体不由自主地跟李桐手里的胶棒主动迎合着,身体有节奏地一前一后不停地蠕动,看那样子有多淫荡就有多淫荡。我也被这幅画面影响到了,身体内部不由得一阵燥热,下身的肉棒不由得又硬了一分,脑子里除了快乐就是欢愉,感觉自己就是三国时代的常山赵子龙,手提龙胆枪,直捣黄龙,杀他个七进七出。  不自觉地下身的动作又加快了不少,快速地抽插维持了几分钟,也不记得杀死几个敌人了,只觉得下腹内一股气流串动着,越来越热,猛地一下深深地插入老婆的屁眼里,直没至柄,一股热流猛地爆发出来,我终于射了,滚烫的精液深深打入老婆体内,身体不由得抽搐几下,然后长长地呼出一口浊气,整个人立刻象被抽空了一般,软了下来。老婆估计也到了高潮了,尖声高叫了一声,也是四肢无力地软倒在床上。  给我们两这样一搞,可苦了叶明这个小骚货,她现在可是也已经快到了兴奋的顶点,就差几步就能登顶了,但少了屁眼处胶棒的助力,心里立马变得空空的,毫无位置着力,于是也顾不得正被自己压在身下的陈运泽,半扭着身子,伸手抓着自己屁眼的胶棒尾部,狠狠地往自己屁眼深处插去。陈运泽也正在努力地用嘴跟随着叶明下体小穴的摆动,继续完成他尚未完成的任务。终于没过一会儿,叶明在双管齐下的刺激下,发出了一个高亢地吼叫声,终于也泄了,鲜红欲滴的小穴处流出了一股乳白色的半透明液体,陈运泽于是照单全收,伸出大嘴一口吻上了叶明的小洞洞,用力吮吸着,把叶明的体液吸食得干干净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