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打篮球女友被人干

打篮球女友被人干
听,没想到後来我的女友就是这样的女人。  我大学时在台北念私校,大二时交了一个女友,平时打扮火辣,喜欢小可爱配超短牛仔裤跑来跑去。因为女友身材好,长得漂亮,我也喜欢他穿这样子,带出去也十分的有面子。当然啦,我们认识不到一个星期就做过了,她也承认过去有过其他男友,但我不知道有几个,直到後来分手我还是没问清楚。  他叫吴琳,之後我都以琳做代号。有女友名字类似的请别介意。  和琳交往後,我们有过很多疯狂的性行为,她也全都配合。但最夸张的是大二暑假的那次。  大二暑假我带琳回南投老家度假,在自己家里也不敢同房,想发泄时就把琳带到户外去解决,反正老家偏僻,在路上做也不见得有人会经过看上一眼。更何况再走几步路,有一个小树林,更是方便。  树林里有一片空地,比篮球场大一点点,我国中就在那打蓝球打到大。大二回去那年已经有了活动式的蓝球架了。  之所以要说明这麽清楚,是让大家明白,相关的地理环境,可以想像当时的场景。  OK,废话不多说,我们直接进入主题。  那天我和女友,及其他五个死党去树林中打球,打输的那队欠赢的那队一客台塑牛排。一开始是女友看着我们六个人打球,打了一阵,阿坤就扭伤了脚。大家商量一下,由女友代替上阵。因为天气十分的热,打了一阵球後,在场的所有男生都把上衣脱了,而女友此时也是穿件小可爱在打球,不过,里面有穿内衣,後来也是因为内衣开始出问题。  打一阵以後,因为女友身材好,大量活动後,内衣的钢丝勾的她胸部疼痛。看她不舒服,就叫了暂停。这时女友就偷偷问我:「老公,可不可以把内衣脱下来。」她的小可爱是蛮厚的材质,琳的乳头又不大,我想不致太过火。我那些死党又很熟,我想不要紧,就答应她了。  她见我同意後,很夸张的做了一件事,现在想想,我觉得她是故意的。  她背转了身子,手伸进小可爱中,把内衣解开,就当着大家的面,从小可爱中把内衣脱下来。  这样的动作再小心都会走光,更何况小可爱本来就蛮贴身的。我离她最近,都看到好几次她的乳豆露了出来,我的死党们离的较远,但可以发现他们一下子都不讲话了,认真的看我女友在脱内衣。  我想女友一定知道大家都在看,但她装做不知道一样。手拿着刚脱下的内衣,就走到蓝球架边,和我们的臭衣服放在一起。当时的我见死党每个人都硬了,反而为他们看得到吃不到的样子而得意。  女友放好内衣,走回球场就喊:「好,再来!」少了内衣後,女友36D的胸部又大,打球时左右晃动好不迷人,每个人都不能专心打球,包括我在内都无法专心,只想找机会拉她到无人的角落大干一场。不但这样,我还发现球出现在琳手上的机会特高,大家也不忘把握机会做身体接触。偷偷撞一下,摸一把的行径我都看在眼里。我也不阻止,毕竟在这里放得开摸得到的美女太少了,让琳给大家吃点豆腐也没什麽。这大概就是胡大大说的“淩辱女友”的心理吧!反正死党们摸,我摸的更大方,除了会大方的抓着琳的胸部揉一会外,也会故意从後抱着她,另一手直接从她的超短裤外,碰触一下她的下体。我知道琳很敏感,多碰几下她也会受不了。  不过我看琳全场跑好像没事一样,倒是最好色的吉哥第一个受不了,带开玩笑的口气直接讲出来:「琳妹妹,你这样我们很难专心耶。是不是老B叫你用美人计让我们打不好?  老B是我高中时的外号,如果那天有一起打球的朋友一定一看就知道了。  琳愣了一会,用她那个本来就有点嗲的声音说:「有机会给你们吃豆腐还不好呀!平常想看还看不到咧!」吉哥回答:「那有,包在里面我们又看不到。」N蛋也说话了:「对呀!影响我们的军心。存心让我们输比赛。」琳很直接就回答:「穿内衣胸部会痛啊!」小龙也是个不输给吉哥的色胚,走过来很小心的向吉哥使个眼色,但被我看到了。我也装着没看到,看他们想怎样。  小龙说:「不然这样,给我们一些振奋军心的目标,就当扯平。」琳就问:「什麽振奋军心的目标?」我想这是明知故问啦!更过份的是我们敌队三个吉哥、N蛋、小龙都来了,我这队的除了我和琳,还有一个意哥。意哥什麽话都不说,摆明看戏。反而在场边休息的阿坤,走过来关心一下发生什麽事。其实他的眼光,关心琳胸部的时间还多一点。  琳发现大家都把焦点放在她身上,就用眼光向我求助。  我只好走过来,问:「吉哥,你说什麽目标。」其实我在场,吉哥本来不敢说的,但精虫一入脑,还管他什麽朋友妻。  吉哥说:「你们输一球,脱一件!」其他人听了不敢接口,怕我翻脸!但他们错了!我巴不得琳这时一丝不挂的给他们看光,看到琳这时的样子,全场六个人,那个不是硬的难受。  我笑一笑,把问题丢给琳决定:「要我脱没关系啊!琳要脱我也不反对,但也要她敢脱。」我故意用激将法,想要琳答应。果然,就听到琳说:「谁不敢脱,但不公平。」小龙和好色的吉哥见机不可失,马上问:「那里不公平?」琳说:「难道你们输了不用脱?」吉哥这时爽快的不得了:「可以,我们也输一球脱一件!」琳又反对:「一球一件,马上就脱光了。睹注太大!」吉哥和小龙马上改:「可以,输一场脱一件。」好!球赛又开始了!相信我,如果有一个像琳那样漂亮的女孩答应你赢了她就脱,乔丹都不会是你的对手!  果然,第一局我们就惨败!一球都没投进。  依约,我们都脱了一支袜子!谁叫吉哥没有规定明白。  结果少了一件袜子後,更不好打球!另一支袜子也输掉了。  再打下一场时,吉哥他们太急色,都想趁机偷摸琳,被我们大反攻。  你们也猜得到,他们也开始脱袜子。也跟我们一样,很快就输掉了另一支袜子。  第五场时,大家平常都没力了!今天有了这种睹注,人人都精力无穷!  我们这队也精力无穷,但我们还是输的很快。因为不论敌我,都想看琳脱光!  连我也开始想像琳在死党前全裸的样子。  琳到底脱了什麽呢?各位大概猜到了,鞋子。  於是我们这队都没有鞋子穿了。  没有鞋子後,在泥土地上琳根本动不了,因为脚踩在地上会痛。  经他恳求後,她又穿回鞋子,脱下手表。而我们男生一开始打球就把表都脱掉了,所以仍旧赤脚。  第六场,大家想像的到。没有了鞋子,根本战况是一边倒。  我和意哥把外裤脱了,大家只等琳会怎麽做。  琳说了:「我是女孩子耶,可以多一次机会。」吉哥马上答腔提醒她:「说话要算话哦!」琳辩不过他们,就向我看来。  我回答了:「谁叫你答应要睹的。」琳听了多少有点睹气,就背对着我,对那群死党说:「好,脱就脱!」一下子就把她那件超短的牛仔裤脱了,露出她穿的T-Back!  我也没想到她那天也穿T-Back!而且是粉红色前面蕾丝透明的那种。  天气热,运动後,美女当前,每个在场的人都有喷鼻血的冲动!  琳走向篮球架,把牛仔裤摺好,放好,再走回来。  原本大家都以为她不会再打了,以免脱更多。  但琳一付不在乎的样子:「再来!」第八场,只穿小可爱、T-Back内裤和球鞋的美女在球场上跑,吉哥和小龙这两个大色狼怎麽受得了,完全不掩示的去摸琳的屁股。我相信他们还故意去摸琳的小穴,但我没注意到,因为我趁他们对琳上下其手时,连进三球。  吉哥、N蛋和小龙二话不说,把外裤给脱了,就是要留下球鞋。  第九场,场面已经非常淫荡,五只穿内裤的大男孩,在场上追逐一个全裸的美女。吉哥、小龙和N蛋,他们一样忙着在琳的身上动手。我也不时加入他们,这时更大胆的把琳的内裤拨开,摸她的小穴,很明显的湿了一片。大腿上的汗真不知道是淫水还是汗水。不只我摸时这样,吉哥他们要摸小琳时,小琳也会把腿打开让他们摸。我看得出来琳完全动情了,也愈来愈跑不动。  让你们失望一下,吉哥输了!他两手都是琳的淫液,滑的快抓不住球。  吉哥他们三个当然不罗嗦,马上把内裤一拉,脱个乾净。  琳一点都没回避,很仔细的看着吉哥等三人的阳具。吉哥他们那根玩意当然不是软的了,每个人都硬的挺起来。琳就像欣赏自己的战利品一样,走来走去观看,我怀疑她那时其实很想找一根就塞进自己的小穴中。  琳说:「怎麽样,我还是赢了,你们没话说了吧!」吉哥说:「谁说你赢了,我还有双球鞋在啊!」琳说:「那你们是一定要输光罗?」吉哥回答:「哼!下一场我们再输,就这样回家!」琳很乾脆:「好!那再来一局!」吉哥趁机再加一句话:「谁最後输了,谁就全裸回家!」琳好像故意似的:「好啊!我倒想看你要怎麽回家!」第十场,我们当然不会再让琳赢球,莫明奇妙的输掉了。  这次连吉哥都没讲话,大家全都站在定位上看着琳。  就看琳拉起了自己的小裤裤,慢慢的往下拉,露出了一点阴毛後,又很快的拉起来。  有点淫荡的看着大家。这时我已经硬的有点受不了,好想把琳脱到旁边狂干!  又想看她要怎麽做。  琳把小可爱拉起了一点,可以看到雪白的半个乳房,就把双手抱在自己胸前,说:  「这麽想看啊?」大家都点点头。  琳大概还是会不好意思吧,转过身,脱掉小可爱,然後用双手遮着胸部走去篮球架放衣服。那时全部的人呼吸都停掉了,就等她把手放下。  琳犹豫了一会,说:「就给你们看嘛!没看过女人胸部啊!」说完就把手放下。  琳的胸部很大,但形状很美!我最喜欢干她时揉她的胸部,看她胸部变形的样子,会有一阵莫明的快感。  我相信所有人都看呆了,不知道要接什麽话。吉哥的阳具不但硬了,而且有点发紫,阳光下还可以看到有液体的反光。  琳也注意到了,走到吉哥的身边,轻轻用手弹一下他的龟头。浅笑说:「下一场一定让你们输光。」吉哥居然当着我面,很快的轻咬了一下琳的乳头,让琳吓了一跳,又遮住了胸部。  现场一度尴尬,大家怕琳也怕我生气,就没得玩了。  我正兴奋得不得了,怎麽会生气。琳也只是含笑轻骂了句:「色狼!」就把手又放下,让大家可以任意的看着她的乳房,随她的跑步跳动。  第十一场,谁还有心进球啊!这场几乎就是琳的淩辱大会,大家都围着琳,用力的抓她的乳房,摸她的小穴,琳甚至已经开始发出喘息声,被小龙摸到脚软,趴在地上。  反正不知道怎麽打的,这场输了就对了。  我们输了时,琳还趴在地上起不来。她的T-Back早就遮不住她的小穴,不知道流满淫水还是汗水的小穴,就这样被所有人看着。  等我把我的内裤脱掉时,琳才发现说:「啊,我们输了?」她看看左右的人,都看着她,等她脱最後一件。  琳坐起来,看着我勃起的阳具,说:「老公,帮我脱。」【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