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笑话  »  

养生丈夫的烦恼

养生丈夫的烦恼
赵大奋今年36岁,身体健康精神很好,不吸烟不喝酒也从不熬夜打牌。喜好养生讲究修身习性的他最近也遇到点烦心事,那就是老婆谭燕动不动就要找他的歪。谭燕今年34岁,长的虽不算能让人觉得惊艳的美女,但也是个有着成熟韵味的小美妇。她之所以屡屡对赵大奋发脾气,原因其实非常简单,就是因为赵大奋一直都不怎么愿意跟她做爱。他们夫妻结婚10年,做爱的次数加起来恐怕还不到600次。  赵大奋身体上没病,心理上有病。他们家是祖传三代的养生发烧友,从他爷爷开始到他这,都坚信一滴精十滴血,做爱多了就会伤元神害性命。上两辈人因为各方面原因,你说做爱做的少倒也没什么,还不至于影响到夫妻感情。可是谭燕和赵大奋都是新时代的人,又都上过大学受过良好的教育,夫妻生活不和谐就是个相当严重的事了。谭燕想不通,别人家的男人都急吼吼的往媳妇身上窜,他倒淡定的很。  你说这不是病是什么?再加上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谭燕越来越觉得心里委屈,看着赵大奋整天一副仙风道骨无欲无求的模样就是一肚子气。上个星期的早上,赵大奋正睡的香,突然觉得有人光溜溜的往自己身上爬。他说了句:「别闹。」翻身又睡了过去。这睡着睡着他就感觉屁股上有股凉飕飕的感觉,睁眼一看原来是谭燕光着身子正把他的三角裤往下扒。赵大奋轻叹一声,问道:「燕,大清早不睡觉干啥呢?」谭燕当时正拱在被窝里脱赵大奋的内裤,顺便把手在大奋的圆屁股上摸了几把。其实女人也喜欢男人的身体,尤其是喜欢男人的翘屁股。谭燕心里正痒,一看赵大奋醒了,就说:「老公,我想要。」赵大奋抠了抠头,伸进被窝拨开了谭燕握着软鸡巴的手,说道:「老婆快睡,睡着了就不想要了。」谭燕刚才摸赵大奋的时候,已经都性奋了,胯间现在都是水。这个节骨眼上,她怎么可能睡的着?  谭燕用指肚摩挲着赵大奋的大腿根,说:「老公,我们不睡了。趁现在没人,我们爱爱吧。」赵大奋最怕听到爱爱这两字,爱爱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慢性自杀。  赵大奋拨开谭燕的手,说:「快睡吧。过两天再爱爱」。谭燕轻轻朝着赵大奋的屁股上啪的甩了一巴掌,不满的说:「过两天过两天,哪次你都这样说。」赵大奋也没辙,只好敷衍她说:「好老婆,这次一定说到做到,后天绝对跟你爱爱。」谭燕毕竟是个女人,再加上心里有气,也学不来男人不管三四五六翻身硬上马那套。所以她光着身子挤进赵大奋怀里,抓住赵大奋的手放在自己的奶子上,帮他揉了起来。一边揉着,一边从口里学着日本A片女主角的低吟叫声。谭燕心想:我就不信你不激动!赵大奋迷迷糊糊的感觉手上那团乳肉是越捏越软,越捏越想捏。于是他主动拨了拨上面那颗硬起的乳头。他这一拨,谭燕在怀里扭的更加厉害。  白屁股贴着软鸡巴蹭来蹭去,还真就把赵大奋给弄勃起了。赵大奋这时其实也是神志不清,隐约就是觉得舒服,所以也就没拒绝。谭燕又抓着赵大奋的手摸到了自己胯间,一探,穴里的淫水都流到了大腿上,阴毛都给打湿了。谭燕掰出赵大奋的一根手指,在自己的阴蒂上来回揉动,刚揉了几下不到,一股酥麻的快感就充满了她的全身,让她的呻吟声变骚起来。赵大奋下意识的把自己的那根手指用力往回一勾,刚好把阴道口和阴蒂、阴唇都碰了个遍。这个动作就成了压断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把谭燕内心的欲望都激了起来。谭燕也不打招呼,把赵大奋翻平,直接就骑到他的身上,扭动起屁股。赵大奋的鸡巴刚才在半睡半醒中被蹭硬了,正好让谭燕一把握住对准了阴道口。噗,谭燕一屁股就连根坐了下去。赵大奋被鸡巴上那股湿热的暖流顿时就给惊醒了,你看看,是惊醒都不是喜醒。赵大奋看着谭燕说:「下去。」上山容易下山难,请神容易送神难。媳妇的欲火勾起来,你不想着喂饱她,还让她下去。这可能吗?谭燕的阴道里流出的水都把赵大奋的阴毛给打湿了,你想想她得饥渴成什么样?谭燕原本就欲火难灭,再听到赵大奋一句下去,更是两火成一火,熊熊烧了起来。谭燕分开双腿,蹲在赵大奋的跨上,用阴道紧紧吸着赵大奋的鸡巴,然后白屁股高高抬起,狠狠落下。啪。「啊!」多少天了,她都没这么痛快的叫过。  谭燕感觉自己的阴道里就跟着了火一样,只有赵大奋的鸡巴才能熄灭。她把屁股一下两下啪啪啪套坐起来。口里不断喊着「爽!」「老公肏我!」「老公用力肏我!」赵大奋压根就不肯用力,你叫了也是白叫。要不是感觉确实挺爽,他能把鸡巴抽出来你信不信?赵大奋反正是一边抗拒着谭燕,一边抗拒着快感。赵大奋劝说道:「老婆,快下来。」谭燕说:「不下来。」她非但不下来,还故意跪到赵大奋的跨上,用阴道含住整根鸡巴,前后晃动起来。之前的快感是由浅入深,现在成了前夹后击。总之整个阴道的感受,就是一个字,爽。谭燕一边晃动着白屁股,一边抓起赵大奋的手按在自己的奶子上:「快点揉!」赵大奋才没那么听话,他反正也抽不出鸡巴也抽不出手,就干脆两眼一闭,你愿意怎么干就怎么干,我反正是一点力气都不会出就是了。谭燕只好一边扭动屁股,一边用自己的手带着赵大奋的手,揉起了奶子。  赵大奋也不是没感到快感,他就是像前面说的,他在抵抗这种快感。他一边鸡巴胀的难受,一边想着鸟语花香,想着佛法高深。可是不管想到什么吧,一会就在画面里出现了谭燕摇乳晃臀的淫浪模样。赵大奋暗叹一声:还是自己定力不够,那爸爸和爷爷是怎么解决这种烦恼的呢?其实他爸爸和爷爷比他还是强一点的,至少他们这时候是在享受,而不是想些个用不着的。可问题就在于,他们从没跟赵大奋讲过。  谭燕的屁股是越扭越有劲,叫声越来越大。连隔壁家两岁大的孩子都给吵醒了,哇哇直哭。他们两个人的床嘎吱嘎吱响个没完。谭燕扭累了,又趴在赵大奋身上,双腿紧闭,用阴道夹住了赵大奋的鸡巴,贴着赵大奋扭动起屁股来。这一下,被别弯的鸡巴更能感受到阴道的湿滑,爽的赵大奋也忍不住从鼻子里直哼哼。  赵大奋心里想着:要不这次就释放一下吧,反正也都三个月没做了。他的手开始慢慢在老婆身上游走。  男人这东西呢,你要么就让他一辈子吃不到女人的肉,要么就别让他断了女人的肉。一旦尝到了滋味,没几个人能大言不惭的说,不做也罢。做不做是你说了算的吗?得鸡巴说了才算。赵大奋在谭燕的背上来回摸动,把心里的欲火也勾了起来。两人扭着屁股交合了一会,赵大奋感觉不过瘾,谭燕也恢复了力气。赵大奋一翻身,就骑到了谭燕身上。谭燕一看,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可别错过了,连忙用双腿夹住他的腰。  赵大奋扶着龟头把鸡巴送了进去。阴道里的湿热,让他一阵阵爽的想打摆子。  赵大奋撅起屁股,一下一下啪啪啪的抽插起来。他平时练的养生和保养之术,这时候还真派上了用场。赵大奋是越插越想插,越插就越用力。直把谭燕撞的生不如死,奶波乱飞。连续啪啪啪了一百多下,硬是没有什么射意。直把谭燕插的是欢嚎不止臀肉颤抖,小腿都抽筋了。抽筋了也快乐,谭燕这时候恨不能赵大奋把鸡巴插进自己肚里去。  赵大奋看着谭燕一脸痛并快乐的神情也觉得有点自豪,看来自己这养生是真没白练,至少在性爱方面把谭燕干躺下不成问题。赵大奋问道:「老婆你不是想做爱吗?怎么还这副表情呢?」谭燕闭着眼睛,说:「老公,你、你先让我歇一会。你太猛了,我受不了。」赵大奋说:「受不了也得受,歇什么歇。」说完,赵大奋便连着又猛杵了五六十下。谭燕被他弄的是天昏地暗,口里一个劲的喊着「死鬼。」「肏死我吧。」「我不活了。」「要死了,要死了」。赵大奋现在一个是性奋头上,一个是觉得谭燕有些不自量力。没有三两三,你上什么梁山?我早说了不做不做,非逼着我做。好了,我做了,你又嚷嚷着一会死一会活的。干脆我一次办到位,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没事就来跟我扯闲篇。谭燕又说让她休息一会,赵大奋说什么也不干。一根粗鸡巴带着黏水呼呼就插到底。插着插着觉得用不上什么劲,直接抓着谭燕的腰往上一抬,把阴道对准了半空,赵大奋往鸡巴上摸了摸口水。噗,来了个倒插垂杨柳。  按着谭燕的两条大白腿,就把鸡巴在阴道里戳了起来。谭燕看着自己被拱起的半边身子,让赵大奋激烈的玩弄。心里是又高兴又刺激,淫水不断的往外冒。  一对白白的奶子在胸前上下直颠,忍不住伸出舌尖去舔。赵大奋一看,靠!我老婆啥时候骚成这样了?好吧,既然你要骚我就让你骚个够。大鸡巴左冲右撞,最后谭燕连嗓子都喊哑了。  两人又做了20多分钟,赵大奋感到鸡巴有些受不了了。他红着眼睛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快。谭燕嘶喊着「老公爱你」「老公我不行了」,最后就剩下「啊啊」的声音。赵大奋激烈插拔了几十下后,也是「啊」的一声,把一股股浓浓的精液伸进谭燕的阴道里,烫的她是一脸的性福。等精液射干净,赵大奋拔出鸡巴在谭燕的白屁股上蹭了蹭,然后搂着不断颤抖娇喘的谭燕问道:「老婆,这回你满意了吧。」谭燕闭着眼睛喘着气,满足的用力点了点头。  两人又睡了一会,这才懒懒起床上班去了。赵大奋总算清净了两三天。可是一周后,谭燕又开始缠着赵大奋要啊做啊,赵大奋把养生书一丢,气愤的说道:  「还讲不讲点科学?凭啥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谭燕闻言搂着赵大奋,噗嗤一笑:「你说为啥?」赵大奋一脸悲愤的回道:「因为牛辛辛苦苦攒的这点精华,都他妈喂到田里去了。7376字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