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我的约炮经历

我的约炮经历
讲讲我所遇见的奇葩炮友。  其实自己约炮的前期,是个只重数量不重质量的人,每次约了一个炮,都会在自己的QQ签名上改个数字。往往为了快速,降低了自己的底线,有段时期是全然无底线了。当QQ签名变成100时,心里全然没有初时的兴奋,有的只是深深的疲倦和茫然。但这个期间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从这个问题来看,确实遇见了很多奇葩。当然,还有对女性深深的了解。到现在,我仍如此安慰自己,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都是从基层一步一个脚印爬上来的。毕竟,在这方面,没有什么人能够实质帮助到你,最多是一些鼓励或者指点。由此我也想到,各个行业诸多第一代的创业者的艰辛和不足为外人道的苦涩。  任何热爱自己事业的人,都必须会记住他的开始,结束,还有巅峰时期,当然,以及奇葩的经历。不然,总有一天,他会慢慢地淡忘,忘记了自己曾有的荣耀,忘记了他曾是那个时期在自己所能接触的范围内最闪亮的群星之一。  个人认为,每一个现象下都有一个有趣或者苦痛的本质,只不过有些被所拥有的人强迫自己放大了而已。  女神医戏耍顽童顽童改邪习养生因为小时候特别迷恋武侠中的穴道,读了大学时间多了后,便涉猎各种中医书籍,对一些穴道有了初步简单的认识和使用,最后感觉自己按着不舒服,便长时间留恋各个地区形成一定规模的盲人按摩店。  因为大学有两次喝酒导致阑尾炎的经历(现在都没割,每次都是输1周液),所以特别保护自己的肠胃,便从各种中医书籍上学会了一种自我保护的手段——推腹法。具体手法百度。  然后,奇葩的来了,有一次约了个隔壁学校的学生。不知怎么扯到那方面了,明显感觉她兴致比我还大,还告诉我她爷爷就是老中医。于是我便用推腹法来卖弄了一手,她听着笑笑,她说我这些只是皮毛,她会一套完美的按摩手法,比按摩店还专业。因为我在讨论学术时是很专注的人,便表达了疑惑。  于是……我们开了个房,她给我按摩(一边按一边告诉我,她的同学都觉得她在吹牛,弄得她有时候手痒得很,但又在外地读书,回家回得少,没有实践对象,她经常给她父母按的……)……然后,她教我……我给她按摩……因为确实按的很舒服……我和她晚上10点多都困了……直接拉通睡到第二天(什么都没搞)……第二天回寝室神清气爽……室友大惊:“老潘,你莫非是采阴补阳了?”我神秘地笑了笑……离分别不到半天……我实在忍不住了,以互相按摩的名义又她约了出来……连骗带哄加撒娇终于把她给办了……还想来第二次时,她还告诉我……年龄小,要节制,补得好精神好可以每天晚上一次……但不要一晚上干个两次……之后我们经常交流一些东西……但由于中医实践性特别强。而且听起来特唠叨……加上她长相一般,只有身材好……我就没什么兴趣了……于是,到后面感觉也没什么话可说了……还由于她的教育……我现在根本不喝饮料了……只喝白开水和茶了……只知道这位大神……和我一样……大学四年根本没谈恋爱……也不知道她按摩了多少个男性……也不知道是否那些男性像我这样耐心和求知若渴……一掷千金真巾帼虽怕她是削肾客还是奇葩……陌陌约出来的……吃饭聊天时到没发觉什么不对劲……结果到结账时……因为我练得一手好礼貌……所以趁着上厕所把钱给了……她得知后,有点生气(真他妈是真生气),强迫着把钱塞给我……吃了100多……硬塞了我200……我一时有点懵了……然后想着既然这样,肯定有戏嘛……于是约她晚上去咖啡厅坐坐……谁知她说喝咖啡有什么意思……我们去酒吧喝酒……于是,去喝酒了……叫酒时,我正准备给钱……她把我手一按……然后把钱给了……哎……我只有尽力让她玩高兴了……她真玩的很高兴……主动坐到我的旁边来亲我……之后喝完酒……我就准备去开房了……她说吃点夜宵,垫下肚子……然后吃完了……我正准备给钱……她一瞪我……我就把手赶紧缩回去了……最后到宾馆开房时……我实在忍不住了,算是求她,我把钱给了……然后云雨一番(这到还很正常)……第二天……她硬逼着我请我吃了顿午饭……之后,几次打电话叫我出来玩,说请我吃饭……因为我到现在都摸不清她的想法,人性固有的恐惧,让我把她的电话拖进了黑名单……有一段时间一看黑名单……有她20多个电话……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身陷权谋上人妻后知真相泪下来有一天上人人,发觉一个长得还不错的少女加我,虽然我光明磊落,无欲则刚。但为了不让那位少女伤心,我还是接受了她的请求。  之后的过程就感觉我是女方,她是男方……终于顺利地把我约了出来……一吃完饭,她就忙着去开房……弄得我好不兴奋……心里想道:“你这个小浪蹄子,今天让你看下马王爷有几只眼。”……说真的,约了100多个炮了……论第二疯狂的就是她……一进门就把我裤子脱了开始给我咬……各种高难度,各种要求……搞得我始惊次醉终狂了……一晚上来了5发(个人极限了……不知道那些一夜七次郎到底是什么样的传说)……整个人都要虚脱了……第二天当然美滋滋的回去了……后面和朋友喝酒……他说了一件我们都知道的人,她的女朋友为了报复他劈腿……把他人人上长得不错的男人搞了个遍(估计有10多个吧……)……最后给我看照片……一个话比女人还多的人,那样晚上硬是喝了一晚上闷酒……哎,还以为他妈的是我长的帅啊!  书生自负妄称雄遇兵有苦咽心里……有一次精虫上脑约了个才退役的体操运动员……身材很是匀称……直接没吃饭……互放照片后……直接上床……一开始她甚至有点慵懒……慢热型吧……慢慢地进入了状态……于是……在我万般不情愿下……强要了我4次……几天后,主动约我。最后要冲刺时,方知道她大姨妈来了……于是,她主动要求给我咬出来……但没过一会……她就不耐烦了……说道:“不怕,你直接上嘛。”小哥当时就吓尿了……最后我弄死也不肯……于是调了很久的情……她帮我用各种方式解决了2次……后面就在床上聊天……我才得知……这位大姐最高纪录和三个男的在同一张床上……刚开始吃不消……后面就养成了韬光养晦,慢热的身体本能条件……我之后对天发誓:“从今日开始,以欺善怕恶为第一要务。严格按”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指导思想进行实践。”  机缘变成器具痴巧夺天工得赏金这是我最奇葩也是最自豪的一次,也是最后几次。  这次的主线软件是微信,晚上无聊了,就摇一摇,然后只要摇到的女性我只打四个字:“寂寞难耐。”  用非常淫荡的聊天那天晚上成功约到一个学生(即将出国了,不知道是不是要来最后的疯狂),互发照片,第二天见面。她叫我准备润滑油,黄瓜,茄子,跳蛋。  第二天,当我蹲在路边,翘着一支烟,另一手是不是挠一下裆部时,一架X5停在我的身前,车窗摇下来果真是她,她笑着叫我上车,上车后还问我工具带了没,我自信地拍了拍挎包。于是,我们向宾馆出发。  说实话,之前从来没用过工具。但因为长期对女性身体构造的研究,那天很是熟练,高潮连连,各种艳照(也是第一次拍)甚至爆了她的菊。  第二天她走时,掏了500块钱,硬要塞给我。被我严厉地拒绝了。  过了几天,她主动联系我,告诉我她有个姐妹,对我的手法很好奇,我于是叫她发照片,当我差点吐了时,我礼貌委婉地拒绝了。  之后,有个陌生人给我发短信,说是她的朋友,问能不能,到我再次拒绝时,她提出要给我2000。我虽然心里很是自豪,但还是有底线的,虽然寡人是农村出来的,但高兴时一晚上用个几十上百块也不是难事,也还是舍得。  靠……都10点多了……今天晚上算是栽了,本说看经济学的……顺便普及一下知识:  想约炮的女人其实很多……但具体约时便会呈现出各种奇葩,说到底都是抵御自己的道德操守,希望通过一些行为来减轻自己的负罪感和愧疚感……所以……真的喜欢约炮的……就不要幻想什么霸王别姬的感觉了……你越下流,底线越低,越放得开,你自己便会很自然……进而就可以化解对方的紧张情绪……男人,要有包容心吧,要无视约炮女表现出来的尖酸、恐惧和愧疚……有句话谁说的,忘了,反正是:  不择一切手段,完成最高道德。  只要她好你也好了,也无所谓了。  大三以后,由于没什么事做了(实习我都懒得去),就特别放纵自己。期间3p啊、开一间房分阶段接待数名女子这些个很low的事情就是那时候干的。到现在还是偶尔约一个,纯粹是无聊,而那会儿是真正的精力过剩。  第一件,有一天上午校内上一女的加我,说什么她表妹在我们学校之类的。然后问我什么专业的,可以照顾她表妹不。我表示自己已经快毕业了,不怎么回学校了。然后她要我QQ详谈,我就把qq给她了,因为我是乐于交朋友的人,然后她就开始问我平时怎么玩的,我也没怎么回。??到了晚上,我出去和朋友喝酒,qq来了,问我手机号,我当时喝得也有点high了,我喝得越high,干的事越low。?然后一个陌生号码打过来,就是那女的,问我在哪,马上过来找我,我想如果来喝酒就喝呗,我说了,我是个乐于交朋友的人。  然后,不一会儿,她电话打来,说她到了,我出去接她。她打量了一下我,点了点头,说了句“好!”后,拉着我就准备离开……!!!我也想你也太急了,我包还在酒吧没拿,于是她让我快去快回。我跟朋友说我去办点事,懂我的,已经露出了淫邪的笑容。拉了包,她就把我拉上了靠边的出租车。  她跟师傅说了一个小区的地址,我顿时有点诧异,什么?不是去酒店吗?不过我还是面无表情,任她从侧面看着我。我迅速给哪个淫邪一笑的朋友发去短信“我如果明天没有联系你,就是我遭仙人跳或者肾被取了,我现在去的地方是xx小区”。虽然喝了酒,我还是很会保护自己的,并不是我有被迫害妄想症,而是这女的确实太猴急了,我担心。  到了她住的地方,客厅,厨房,还有一间卧室都空空如也,只有另外一件卧室里面,电脑、床。  我艹,当时到没太在意。寒暄几句,她叫我去洗澡,拿了新的毛巾,牙刷。倒还挺体贴。我顿时忘了肾会被切掉的危险。等她也洗了,就进入正题了。她尼玛二话不说,钻进被窝就含着jj一个劲的吹,然后麻利地给我戴上套,坐上去就狂日啊,我当时都呆掉了。等我清醒过来,我果断占据主动体位,疯狂地报复性抽插……她叫的实在太闹,幸好我不住这儿……但是我耳朵受不了,于是就把她嘴堵上了,看着她那种被日死也可以的表情,我真的好想了解一下这个人到底是经历了什么,可是,尼玛啊,我们之间连对方是干啥叫啥的都不知道……第二天早上,我被手机铃声弄醒,一看是那个淫邪一笑的朋友,我接电话后,他只说了一句“哦,没死啊,好,再见”。我才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卧室,然后想起昨天的事,可是旁边居然没有人。我穿好衣服裤子,拿湿巾擦了一下脸,准备离开这个地方。到了门口,发现上面粘了一个信封,里面有钱和一封信。内容大概是“我要出去办事,你还在睡,昨晚辛苦了,不忍心叫醒你。醒了我没回来,你就先回去吧,这是这儿的钥匙,以后想找我,电话说一声,就自己到这里来。这些钱就当时姐姐给弟弟的,自己去补补身体”  当时的我,觉得好屈辱好屈辱,我一个放浪不羁,快意恩仇的男子,居然貌似是被嫖了一通。带着忧伤我仔细的数了数钱,1200,mb,月月红吗???  我郁闷地摸索着走出了小区,眼光晒得我眼睛睁不开,但终于还是把要是串进钥匙串了。  也开始了一段2个月很荒诞的生活……办公室开空调太闷,所以没有开,于是手冷,不想打字。不过还是再分享分享吧。  我要先进入当时的状态……等等对,在极不适应的阳光下,我还是将钥匙串进了钥匙串。  那天我坐出租车回家的路上,兜里揣着那时真的是一笔巨款的月月红,思绪万千。  不知道是那天的晚些时候,还是第二天的晚些时候,那女的给我发信息,问我干什么,我没有回,我还是无法很坦然的接受当时发生的一切。  有一天晚上和朋友在外面喝酒,又high了,正在犹豫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还是找地方继续。这女的直接打来电话,说“想要,你快来!”之类的话……对不起,我又low了。又问了一次她小区的地址,打车达到那个小区。  由于之前都是在不是特别清醒的情况下,我不知道是那栋楼,哪个电梯,多少楼,什么都不知道……就叫她下来接我。她见我随便问了两句以后,突然说“如果我屋里还有人,你介意吗?”  我当时瞬间反应出了无数画面,但最后只留下一个疑问,男的还是女的?  说实话,第一反应我希望是男的,我当时一直对一女的前面含着后面被插着这个画面有着强烈的现场体验动力。至于,两女的,对我而言实际体验并没想象中那么享受,有点照顾不过来的慌乱感。但不管怎么说也都是极好的事。于是我脱口而出,“这么爽?”  我以为不管怎么说,看来是有多p戏码上演了。(学生的时候,因为反正别人知道自己就是一个没钱,有时间的人,于是,很多事情做起来,没有什么亏欠感,也没有什么责任心。在工作以后,心态真的转变了很多,再也无法像当时那么潇洒了)结果,她笑了笑,说,没有,没有,只想看下你的反应。  那天不多说了,我印象中她就是声音太大了,其他各方面技术,真心要给她点32个赞。  有时喝完酒,就发个短信给她说“我要过来”,然后就过去,一直很正常。  有一次,还是喝了酒,同样给她发短信,不一会儿她打过来了。“你什么时候过来?”“马上在打车了”她停了一会儿说“好吧”  到了她家,我接过她递过来的浴巾,就直接去洗澡了。有时我也会纳闷,这女的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一个人住在这么空的房子。但看她每次必须戴套的那种执着,倒是不担心会是什么自暴自弃,破罐破摔的人。  洗完澡出去,她居然没有猴急,一副要聊聊天的样子,弄得我倒是挺不自在的。因为,进入主题之前的时间我觉得最尴尬了,有什么日完说不可以吗?反正那时候脑袋空,也不必让我记住一些有的没的。  她和我聊了聊关于ons的看法,以过来人的口吻教育我戴t的重要性。然后她聊了一会儿,说她平时的工作,这时我才知道,她是做外贸服饰的。反正只要不是楼凤就好,因为我把这件事情告诉那个淫邪一笑的朋友后,他斩钉截铁的给我说,这是楼凤,是一只寂寞的楼凤,一副要去照顾照顾她生意的正义凛然。  聊了一会儿,我把jj一套,叫她含……她就用32个赞的技术,开始了。那种全程零齿感,节奏大师般的速率掌控,以及非常恰到好处的“破空”、“滑溜”以及“呜咽”的声音,确实太赞了。  就在我爽到快要全身摊开迎接那几秒的时候,我听到有人敲门的声音,接着变成了钥匙开锁的声音,我当时其实无比的坦然,管尼玛谁来了,老子也必须要射了再说。  门开了以后,一个女的声音,“人呢?”  这时候,一件非常该死的事情发生了,32赞女用舌头推开我的jj,回了一句“里面”(现在想起来,你那房子,除了里面还能在哪?客厅空荡荡的,连个鞋柜都没有,鞋子都一排排平铺在门边的地上,另一间卧室里面也大概是空的,厨房倒是有冰箱,还有洗衣机什么的)用舌头推开了!!我当时感觉无法形容:有点像洗舒服的热水澡的时候突然停水,像便秘3天舒舒服服的大了一个发现没带纸,像雪地里突然被扒了个精光……我当时不知道连上是个什么表情,只是呆呆地凝视着她嘴与jj之间的距离。  这时,那女的走进卧室,完全没有预想中的尖叫,惊恐。她看了看我笑了笑,放下了包,然后就和32赞聊上了。32放下了我的jj,转过身也和她聊上了。我当时彻底傻眼了,mb!!就差一点啊,就差一点,我用手套弄了一下,只可惜手的触感完全破坏了之前所聚集的一切。我顿时清醒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淡定女和32赞在眼前聊着,我jb在那立着,摊在卧室的懒人小沙发上。这是要干什么,是比谁淡定的游戏吗?我当时脑中不停在转,光有一堆猜想,却怎么也抽离不出来去做出一个决定。  时间过得好慢,jj慢慢地倒了下去……“小伙子还行不行,一起嘛”,禁声很久的我第一个字尽然不是很清楚,“咋可能不行,来嘛,随便你。”当时的我知道,mb,不管你们玩什么,我都要以最刚强的姿态来应对,就算跌倒,也要在地上砸个坑(额,在说什么啊,才吃完午饭,有点迷糊了)。  然后,32表示要去弄什么床,叫淡定女去帮,我也跌跌撞撞的站起来,跟了出去……当时有个很深的印象是,32赞在另一件卧室里面找出来了一个充气的床,她在那鼓捣,淡定女就突然过来含住我的jj……我就看着32赞在那找电源什么的一顿忙,我就在门口用手支撑着。  “回来了……”我虎目含泪,“这种温暖的感觉终于又回来了。”  之后发生什么也不必多说了,总之我觉得我当时就跟av里面的男优一样,把想干的都干了。  那一瞬间,我终于相信,艺术果然是源自于生活的。  (我午休了)首先跟大家说一下,我觉得自己是不帅且穷,并且到现在也没改变这一事实。  长得是那种出去喝酒见了陌生朋友,都会觉得面熟,或者“诶,我们是不是见过”  “你好像我一个朋友”的那种大众脸。如果硬要说什么能吸引人的,可能就是比较乐观搞笑,积极向上,活的比较有态度(下限不高)。  关于32赞姐,说实话我真的不了解她。除了知道她大概做什么以外,其他一概不知。  突然觉得,一个陌生人,用她的态度,技术在我脑海里留下了无数的画面,感觉还是挺奇妙的。  记得她问我有女友没,我说没。她赞赏的点了点头,“好,没有就好,没有麻烦,最怕哪个女的跑来闹什么的……这样就可以随便玩。”我当时理解的随便玩是时间、地点上的随便。确实没有想到原来人也是随便的。  其实我认为,这种之前不认识的炮友,不应该有持续的联系。因为大家彼此因为需要而相遇,没有必要把这一切变成常态。我一般最多也就和同一个人约三次吧,第一次为了未知的刺激,第二次为了好好来一发的自我实现,第三次带着“缘分让我们相遇,但现实终究让我们分离”的感伤情绪结束关系。其实也是为了避免偶尔状态不好,留下不好的战绩。三次,三次可以避免酒醉、太累等各种问题,得到一个较好的“最高分”。  但是和32赞,确实突破了我给自己留下的一个传统。那天回了家,我在思考自己这样活着是不是太animal了,太本能了,jj一硬通不认,跟动物发情一样。完全没有高等动物追求灵肉合一的环节……我反省着,反省着……到了晚上我终于做出决定,我拿出手机,给32赞发短信:晚上还来不?  赞回说:今天晚上住父母家,13xxxxxxxx某某你问她可以不某某就是那个淡定女,我想了想,管tmd,就硬着头皮很做作的发了个“在吗?”  淡定女倒是一如既往的淡定,回了个“xx?”xx是她们乱给我安的称呼,很不文雅,比起我的32赞什么的,简直就像是文盲取得代号。  几个回合后,就越好了晚点去32赞那。由于是提前越好的,那天晚上我也没喝太多,0点前就自己打车去32赞的神秘小屋了。  我进了房间,看着卧室的灯是亮着的,进去看,是淡定女在那用电脑看电影。  “……”“……”因为没喝太多,我也low不下去……还是在那很尴尬的坐了一会儿……“我洗过了哈”淡定女打破了僵局,我像中了彩票一样,迅速脱下裤子,奔去洗手间。  洗完出来,淡定女还在那看电影。我也不知道到底是立刻推了就好,还是要怎么着,酒没喝够真的是太影响判断力了。  反正最后陪着淡定女看了会儿电影,实在忍不住了,就动手去抠了。(我这人就是不会也不喜欢前戏,一旦动起手就硬了,摸湿了就插。很没有情趣,现在经常会被一些比较要好的伙伴批评)反正那天平平淡淡的做完以后,伴随着迷迷糊糊,有的没的得聊天一起睡去了。  但是,淡定女,终究还是不是那么简单。那天以后,几乎都是她主动联系我,我也不知道她住哪,反正每次都是“晚上来不来?”然后达成一致就往32赞家里赶,32赞那段时间不知道是忙还是什么,经常不在。  有一天,我无聊就先去32赞的神秘小屋了。在那上网,接到淡定女的短信,说待会儿自己和一朋友过来。  “男的女的?”  “女的”  “啊?(oh,yeah!)”  “放心”  那天来得那女的,一进屋就听见她的声音,嚷嚷着冷死了,要洗个热水澡什么的。  然后就走进这间唯一有家具的房间,大衣正脱到一半,看见了我,嘴巴张成了一个o字形(好样的!),就退出去了,然后又和淡定女一起走进来。里面是件长的针织衫,然后黑丝,短靴,不知道针织衫下面有没有裤子那种标准的秋冬季夜店标配打扮,带着酒吧出来微醺的感觉,迷迷糊糊的看着我。  淡定女笑着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微醺女哦了一声就脱下大衣在床边坐下了。  淡定女过来给我说这是她的朋友,谁谁谁什么的,我也淡淡地哦了一声,故作淡定,脑海里想的都是全是jj放进o字形嘴里的画面。  说到这个,我一直非常非常喜欢bj。我觉得至少那一刻,可以确定眼前这女的“脑袋”里装的只有自己。  那天在记忆里很是尴尬,没有喝high的我,一时半会儿也low不下来。  而且已经洗过澡了,又不好再洗一次,就和淡定女在那聊着完全没有走心的天,一边瞟着那妹子。你不是冷吗,快脱了去洗热水澡啊,32赞家里虽然空空荡荡的但是热水器真的是一流的啊,热水来的超快,关了以后再开也不会突然来一股滚烫的水啊!!快去啊,别在那坐着了!!  可能是意念起作用了,微醺女,终于去洗澡了。  我问淡定女,今天是不是不行?她回答我,放心,没有问题!  很好,我终于放下了心。  我和淡定女就躺在了床上,微醺女洗完出来,看上去已经清醒了,脸红扑扑的站在门口,看着躺在床上的我俩。淡定女起身也去洗澡,我就叫微醺女进来,别着凉。(32赞的奇妙小屋没有空调)可能是真的冷,微醺女就趟进来了,看着天花板。  我镇定了3秒中以后,手就放上了她的胸部。能感觉到微微的一缩,随后也就顺其自然了,我稍微的铺垫了一下,就把手伸进了她的内裤。才洗完澡的温度与湿气,太让人澎湃了。当我摸到她感受到那湿滑的一瞬间,她“咿呀”的一声,就转过了头。“矫情”我心里想……明明就很湿嘛……然后,从来不怎么铺垫的我,赶在淡定女洗完澡出来之前,已经在抽插了。  结果那天淡定女貌似有点不高兴,出来的时候,说我们慌毛线,等一下要死?  反正最后该干的都干了,天确实冷了,活动方位就在床上,没怎么瞎折腾。  完了以后,她们就开始隔着我在那聊天,仿佛我就是空气。  以后的日子,32赞和淡定女频繁的找我。而我发现平时身体倍儿棒的我居然实在是耐不住天寒,穿起了秋裤,而且真的觉得特别特别的冷。  “不能这样了”我对自己说,“身体都垮了”  几次她们发短信我没回以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了。我那时候论文都要交一稿了,我题目都还没想好,确实没那体力也没那时间天天耗在她们身上了。  我在想,整件事到底是什么情况,又不割我肾,又不图我财。  难道就是为了那时候20出头小伙子的健硕身体?我不知道。  但从后来32赞和淡定女频繁的短信来看,估计确实我太low了吧,把我当什么了,我不知道。  说到这里,想告诉大家,韭菜真的是不错的食物。那时候32赞最喜欢烤许多韭菜回来给我吃了,吃了以后表现确实不错。  这一切也许就只有在那个特定的年龄才会发生吧,32赞的神秘小屋,21岁的年轻身体,36.8度的神秘通道……谢谢那时候自己的low,才有现在美好的回忆吧。感谢32赞,感谢淡定女,感谢那个只客串过一次的妹子。  以前,和几个有过神交的资深炮友深入探讨过,大家早期都曾痴迷于数数的成就感,从1到10,再到50,100,大都有过沉迷于这个数字的经历。  (除了个别少数一两个高富帅除外~)有人喜欢用状态或签名发出来,有人喜欢偷偷记在笔记本里,还见过一个奇葩同行,为了记录【炮志】,用php和mysql写了一个小的mis系统,从UI到交互,各种权限加密,各种索引,后来一次无意中聊天聊到,我们都惊了。  而我呢,喜欢根据女孩的不同,收集一样东西,然后收藏起来。一张照片,一条丝袜,一个头花,一只口红……扯远了,扯回来,说奇葩经历。  一股脑想出来不少,拉两个个出来随便说说。  见面最快的一个那是去年一个初秋的午夜,刚搬到宣武,睡不着,遂打开陌陌,碰到一少妇,胸大腿长皮肤白,老公不在家,一看距离:擦,100米不到!  果断开始:发了个“我想认识你”,很快她就回了一个笑脸。  然后聊起来才发现,她就在我这单元的楼上!  从工作,聊到老公,又聊到爱爱,聊到性趣~20分钟不到,她发了句:  “你把我弄我shi了”……我知道,今晚上可以出来了……本想去她家,她说不行,怕留下痕迹……然后我说那怎么办啊……她说:我家门口的楼道敢不敢?……擦,老子怕你见面,和一个刚认识不到40分钟的少妇,在楼道拐角,她扶着墙,激情的啪啪了一次。  后来无数次看着她和他老公,在楼下的公园散步遛狗,我都尴尬的低头闪过第一次月抛的处女想起前年准备考研那段日子,在考研教室里各种昏天黑地的看书,做题,背政治……我们的考研教室,是那种每个人固定座位,一占就是半年那种。我的右后方,有个女孩,眉清目秀,有点婴儿肥,蛮可爱。  直到考研还剩不到15天,我开始进入背政治的节奏,抱着本宝典,在楼道里哆哆嗦嗦的背啊背……突然听到楼道里有个女孩在哭,过去发现是她,我早已金盆洗手两个多月了,不过看到此情此景,还是条件反射的凑了过去:  我发誓,我真的第一次跟她说话,之前好像只帮她捡过一次橡皮,很多次和她眼神对视过,当然,还有无数次偷瞟她的丝袜或美腿,然后趴桌子上做个美梦。  然后,我知道她是因为压力太大,临近最后发现准备的差太多,家里人报的希望很大,同时宿舍人又都觉得她只会学习,有单纯又傻。  于是我和他聊起我当年高考的故事,如何在失败后第二年忍辱负重,东山再起,如何balabala……然后我说我陪你去散散心吧。  我们学校距离某个北京某游乐园特别近,于是一圈玩下来,我们已经忘了考研,拉着手像一对恋人那样……而后去了比格,一顿海吃,然后去看了一部电影,情侣座。  出来,盯着寒风,我真不知道如何开口。  如果换做其他人,我肯定会自然而又有底气的说:  “不早了,走回去宿舍关门了,咱们今天别回去了”……或者“你冷么,我们去酒店休息一下”  可是,面对她,我真的说不出口没想到,她说了一句,我至今还抹却不掉的话:  “我知道你们男孩想要什么,我也知道你喜欢我的腿,今天我想试试~”  这姑娘,在考研啊,淑女学霸啊,第一次啊,然后,我就从了。  总之,很小,很嫩,很体贴,很浪漫,很好学……具体细节,不说了。你应该懂。  后来两周,我们依然在准备考研,又出来过几次,不过流程简单多了,只有一条短信“老婆,我又想听你声音了。”  而后,找工作,她回了老家,偶尔发过短信,后来再无联系……尽管,她不是楼上那种仙人跳or按摩师的奇葩,但是在我yp的路上,确实是最令我惊喜的一次。  21589字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