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淫乱KTV

淫乱KTV
暑假已经过了一半,正是天气最热的时候,白天的太阳很是毒辣,火热的气息使得人们都不愿意出门。这种时候我都会选择在家里上上网,打打游戏,舅舅舅妈不在的时候,就跟表姐颠鸾倒凤一番。晚饭过后,等大地的余温散的差不多了,才和表姐开始我们的夜生活。  今天又是一个闷热的天,天气预报说最高温度都有39度了,外面热浪滚滚,连知了都热得喊不动了,龟俯在树枝上。舅舅舅妈都去上班了,我跟表姐都龟缩在家里,一边享受着清凉的空调,一边观看者电视里面毫无营养的电视剧,要不是表姐拿自己的身子做诱饵,我才不会看这么弱智的电视剧。  表姐穿了一件家居背心,斜躺在我怀里,正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视里的脑残韩剧。因为是在家里,爸爸妈妈都出去上班了,所以表姐背心下面没有戴BRA,正好方便我的一双碌山之爪在那一对饱满的乳房上练习抓奶龙爪手。  「铃铃铃」  表姐拍开我的一双色手,蹦蹦跳跳的跑去接电话了。  「喂……」叽里咕噜的聊了有几分钟,不知道对方说的什么事,听得出来表姐刚开始有点迟疑,后来却还是爽快的答应了。  「小凯」表姐从房里冲了出来,飞身跨坐在我大腿上「晚上我们去KTV唱歌去!」「唱歌?这个不是我强项啊!」今天晚上有帮战,心里确实有点不想去。  「切,你唬得了别人还能忽悠你表姐,你要是出来混音乐界,张学友,刘德华他们就只能去打酱油了」「低调,低调,虽然我唱的是比他们好一点,但做人还是低调点好……咳……别打,别打」装叉没有被雷劈,表姐却赏了我一顿爆米花:「停手……那还有谁去」「就我们班那几个八婆了,不过她们男朋友好像也回来!」「茵姐,那我以什么身份过去?」「我男朋友啊」表姐一副理所当然的回答:「她们都有男朋友陪着,要是老姐我没有那不是显得很面子?」「可是我是你表弟」  「我们都不说,谁知道?」  「是倒是,不过我帮你这个大忙,你该怎么感谢我呢!」这个时候不讨价还价的就是笨蛋。  「你还要什么感谢?表姐可是整个人都给了你了的……」一边说一边还拉着我的手覆盖到自己的双峰上,轻轻的揉动起来。  酥软的感觉真是百捏不爽,害的我差一点就忘记了敲竹竿这码事了:「不……不……那个不算的,除非茵姐你让我亲你……这里」我用手隔着家居短裤点了点表姐裆部位置。表姐虽然在性事上一直表现的比较开放,不管什么姿势都能顺着我一起玩,也不嫌弃为我用口,甚至到现在还有点喜欢上了口交,但就是不接受我亲吻她小妹妹。  「不行了,那里会有味道的,我怕你……」表姐眼里一如既往的闪过一丝慌乱,但是我没有让她说完就吻住了表姐。  「茵姐,你全身都很美,我喜欢你的一切,包括你的味道,我很想闻你那里的味道,亲吻」她「,舔」她「,我想熟悉你身上所有的味道,你知道吗?而且,你不答应我的话,我可是不会帮你去充门面的哦!」太过露骨下流的话语弄的表姐潮红一片,不过从她喜悦的眼神里我知道她很满意我对她小妹妹的态度。「那……那也要等洗了澡才能给……亲」「嗯,不急!来日方长嘛。」晚饭后,我和表姐跟舅舅舅妈打了招呼便出去了,坐了近20分钟的公交到了市中心的一家钱柜。跟服务台小姐说了房号,便有小生带我们过去了。  表姐的同学都已经来了,有三个女孩子三个男孩子,开了一个大包厢,空间显得很宽大。房间里面的灯被调的很暗,音响的声音开的很大,里面的三男三女都是一对对的分开坐在一起,一个女孩子正拿着麦克风深情唱着梁静茹的《会呼吸的痛》,从本人专业的角度来说,唱的不算难听就是了,她男朋友在旁边轻声的附和着,其他两对在昏暗灯光的掩饰下,好像在做一些小动作。看到我们进来了,6个人都丢下手中的「活」,把房间灯打开来,招呼我和表姐坐下。  服务生在询问我们还要不要点要酒水后,就拉上房门退出房间了。  「茵茵,这位大帅哥是……」一个短发俏丽的女孩问表姐。  「我来介绍下!这位是我男朋友阿凯,这三位美女是……」表姐分别给我介绍了她三位美丽的女同学,短发俏丽的这位是糖糖,另两位是阿红和小静,她们俩都留着长长的头发,不同的是阿红看上去文静一点,穿着一袭白色连体裙,看上去很女神的感觉,而小静却穿的火辣一点,超短裙加无袖牛仔短衫,貌似胸部很有料的感觉。  三位男士表姐之前就认识了,虽然不是同班却也是XX大学的学生,分别是糖糖的男友阿彪,阿红的男友阿豪,小静的男友小志。  「茵茵你可太不够意思了,有这么一位帅哥男友,怎么今天才带出来让我们认识。我们小静虽然好渔色,但是也知道朋友妻,不可骑,她不会对阿凯下手的了。就是要担心点阿红!」糖糖语出惊人。  「呸呸,管好你自己吧,谁不知道你是出了名的浪货,挖墙脚专业户……!」小静不敢示弱,犀利的反击过去。  「好了好了,别乱说话,矜持点。人家小凯第一认识,别吓着人家了!」阿红出来打圆场。  「没关系,大家玩的开才好呢!」我看那几位男生对她们之间的调笑习以为常,知道他们之前都是这么玩在一起的。这样也好,大家无拘无束的,可以玩的很HIGH.  「是啦,别说了,我们开始唱歌吧!」  他们几个来的时候就已经点了2打啤酒和一些果盘,满满的摆了一桌子。冰凉的啤酒一下肚,大家就开始热烈起来了,唱歌也开始比较用吼的了,都是一些劲爆的HIGH歌,金属音乐震的房子都在动,不知道什么时候,谁把房间灯给关了,房间里面就只剩下昏暗的舞台灯,夸张一点的小静居然开始扭动热舞起来。  几个男生当然是鼓掌起哄,大赞小静跳舞好看。不过我觉得他们只是觉得小静的腿好看而已,每次小静激烈的扭腰抖屁股的时候,那短短的裙子就飞扬起来,把两条白花花的大腿整个暴露出来,更有甚者,连里面红色的小内裤都可以看见。  昏暗的灯光下虽然看不太真切,但那种朦朦胧胧的感觉却更让人热血上脑。  轮到我唱的时候,我点了一首《这个冬天不太冷》,这是张学友一首比较劲爆歌曲,磁性热烈的嗓音,动感的节奏,画面上激烈的舞蹈动作,摇摆的灯光直接就把气氛引爆了,所有人都在酒精的刺激下起身随着音乐摇摆起来,一对一对的贴面舞动起来。表姐今天晚上穿着一件无袖及膝连身裙,因为天气比较热,所以选的是那种比较宽松,透气的款式,料子上也是那种顺滑的布料,我一手拿着麦克风,一手搂着表姐的腰肢热舞,隔着轻薄的裙子在表姐凉丝丝的肌肤上不断的上下抚摸,在昏暗灯光的掩饰下,还不时的窜到丰满的臀峰上过过手瘾。小静的男友更夸张,居然直接伸到小静的短裙里面去了,在里面忙的不亦乐乎。其他两对也是不遑多让,不时的碰碰胸部,摸摸屁股,气氛越来越淫靡。  一曲唱完,大家都惊呼歌神亲临,大赞我比张学友还张学友。因为热舞的原因,大家都提议先休息一会儿再唱,于是便把灯光照明灯开起来,点歌台调成欣赏模式,又开始一边喝酒一边聊起天来。因为刚才黑暗中的热情,4个女孩子脸蛋都绯红绯红的,一轮酒令过后,便更加的红润起来,娇艳欲滴。  没过多久,桌子上的啤酒就被我们喝的差不多了,我酒量不是很好,就这么会儿便有些尿意了,颤颤巍巍的站起来跟他们打了个招呼便摇摇晃晃的跑到前台,问明了洗手间的方向,便着急的过去了。这个点唱歌的人不是很多,厕所里面就我一个人,舒舒服服的尿了好大一泡,整个人觉得舒坦多了,就是脑子还有些不清醒。  刚出洗手间,迎面便撞上一个人,刚想说对不起的,发现居然是阿红,那么慌不择路的,看来也是被尿憋的。阿红发现是我,突然神神秘秘的说:「阿凯,要不要看好戏啊?」「什么好戏?」  「别问那么多,跟我来就是了。包管很精彩的!」也不等我同意便拉着我的手把我拖到女洗手间门口。  阿红轻轻的推开洗手间的门,往里面瞅了一眼,又做贼似的往走廊里面看了看,小声地说:「快,还好没人,快进来!」我脑子还搞不清怎么回事,便被阿红拉着进了女洗手间。阿红看到最里边那间柜门是关闭的,便拖着我进了隔壁的那一间,砰的一声关上了柜门。关门声让我的脑袋稍稍清醒了一点,不过好像也影响到了隔壁的人。我刚想问阿红干吗把我拖到这里来,要是被人发现我肯定被人当成变态大色狼的,怎么说都不会有人相信的。  阿红显然不明白我的担心,对我比了个「嘘」的手势,叫我不要说话,然后在我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把裙子撩了起来,露出里面白花花的大腿和一条小小的黑色T字内裤,双手执住内裤的两侧,「唰」的一下褪到脚弯处,在我还没有看清楚那黑糊糊的三角洲地带之前,一屁股坐在马桶上,立马响起了激射的尿液拍打在光滑瓷器上特有的声音,我听的清清楚楚,隔壁的人应该也听到了。那清脆的声音一下子就想敲打在我的心坎里一样的,逗弄的我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了,一杆钢枪立马挺立起来了,将裤子撑起了一个大包难道阿红叫我过来看的好戏就是欣赏她尿尿的全过程?不会啊,那也应该是叉开腿尿尿才有效果才对,这样紧紧的夹着我什么也看不到啊……我用我不是很清醒的脑袋非常努力的思考着这个问题。而阿红则是一边痛快的尿着,一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隆起的裤裆,若有所思的说:「怎么硬成这个样子了?为什么阿豪看到我尿尿却没什么反应呢?难道看得多了就没什么刺激了?嗯……」说完好像还不相信一样的用手抓住挺立在她面前的粗大肉棒,亲手测量着鸡巴的硬度「哇,真的好硬啊……阿凯,好厉害哦」。  我无可奈何的看着阿红用手不隔着裤子在我鸡巴上不停的撸动着,心里好奇的要死:女孩子一边玩着男人的肉棒,一边排泄出尿液的感觉是怎么样的,应该是会很爽的吧!看来阿红也喝了不少,这一泡尿也拉了将近一分钟才淅淅沥沥的结束掉,阿红又等了一会儿才松开肉棒,撕下几张卫生纸伸到两腿间慢慢的擦拭着,从双腿的缝隙中偶尔可以窥视到阿红小穴的点点风光,泛着水光的毛发和穴肉来回的和卫生纸摩擦着,不一会就干净了。阿红看了看纸面的湿痕,并没有发现白带的痕迹,便投到废纸篓里面,接着便很自然的站起身来,赤裸着下体查看了下内裤的正中央位置,便慢慢的把内裤提了上来,内裤缓缓的滑过白皙的大腿,最后完全覆盖住整个阴部,表面清晰的表露出小穴的整个风貌,连中央的那条沟壑也清晰可见,只是好景不长,阿红迅速的放下了裙子,将美丽的风貌完全的遮住了。  「好了,以后就机会给你仔细看清楚的。现在么,好戏就要上演了」阿红咬着我的耳朵,轻轻的在我耳边说。说完便打开了卫生间的柜门,我刚想踏出去,就被阿红拉住了,对我使了个眼色,自己却刻意地重重的走了出去,刚走几步便又轻轻的猫着回来了,轻轻的把浴室门又关上了,一脸奸笑的指了指隔壁卫生间。  果然,隔壁的人觉着刚才尿尿的那个人应该已经出去了,厕所里面没有人了,便开始毫无顾忌起来了。隔壁立马响起了激烈接吻的「啾啾」的声音,口水在嘴巴里面被搅动的声音不绝于耳,可想战况是多么的激烈。  「啊,别咬……别咬那里啊……」虽然已经刻意的压低了声音,但还是清楚的可以听出来隔壁人的是小静,阿红回过头小声的跟我说:「我们4个死党里面,小静是最开放的了,每次不管去那里玩都要抽时间跟她男友来一发,真的是很骚的」卫生间空间本就不是很宽敞,加上我们两个为了偷听小静的好事,本能的贴在一起,阿红就好像是靠在我怀里一样的,一回过头来脸庞差不多已经贴在我脸上来了,两个人呼出的热气也在我们之间充斥交换。看着阿红红润的嘴唇一张一合的,还有刚才的刺激,我一时情不自禁便吻住阿红的小嘴,双手同时握住胸前的双峰,用力的揉搓起来。  阿红白了我一眼也没说什么,便闭上眼睛配合着我热吻起来,只是比起小静来,阿红更为辛苦,只能苦苦的忍着不发出一点声音来。小静哪里知道隔壁的有两个家伙正在旁边偷偷的模仿自己,所以呻吟叫喊之时,较之前更为大胆一些。  「哼……好……」接下来便是比较规律的「啪啪」声音传了过来,我和阿红交换了一个眼色,知道小静和他男友插上了。中间居然夹杂着「唧唧」的水声,看来小静也是个「水」姑娘啊。  「你顶着我了,把你那坏东西弄安分一点」由于隔壁的声音刺激,肉棒不受我控制的勃起来了,正硬硬的顶住阿红的屁股缝中。  我含住阿红的肉肉的耳垂,轻轻的吹着热气灌进去「你也知道,这个我也没办法控制的!不过,你这里不是有个很好的地方安置这个不听话的家伙么?」我把右手在从阿红的胸脯上滑下来,先把粗硬的肉棒从裤链中解放了出来,然后撩起她后面的裙摆,挺着鸡巴从她屁股缝的尽头缓缓用力的挤了进去。  「你干什么呀」阿红一脸的惊讶。  「嘘,来,张开一点,腿!」我双手又同时扶住阿红的双乳,下身慢慢的往里面顶,只是阿红的双腿闭合的太紧,无法叩门而入「我不,你……欺负我!我……要告诉你茵茵去!」阿红咬着自己下唇,美目圆睁的看着我,害我再一次粗鲁的吻了上去,右手从裙子的V领口处伸了进去,推开薄薄的内衣,一把攫住左侧的整只奶子,食指和中指用力的在奶头上一夹,阿红便哆嗦的分开了自己的双腿,我抓住机会将整支肉棒全部推进到深邃的峡谷中去,进入到一个温暖的所在。  「你……要死了。啊……」粗大的龟头隔着内裤顶到了阿红的敏感地带,还好反应够快,连忙伸手按住了自己的檀口。  「嘘,别说话,你听……」我往隔壁间努了努嘴。隔壁的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了,貌似在我们忙活的时候还换了姿势,「啪啪啪」的声音比刚才清脆了很多,隔板也一个劲得晃动,感情是从后面开干了,都能感觉的到那肥美的屁股被撞的一波一波的晃动,「唧唧」的水声不绝于耳。  我一手护着阿红的酥胸,一手扶住她的腰侧,缓慢的抽动肉棒在阿红的裆部前后运动,虽然隔着内裤的感觉没有贴肉来的那么爽快,但阿红大腿内侧细嫩的肌肤也不遑多让,滑滑的,凉丝丝的,就好像有那么一双手涂满了清凉的润滑油一样紧握住肉棒的感觉,那感觉飞噻了。阿红一手撑在隔板上,感受着隔壁间干穴的震动,另一只手随着我的手一起揉捏着自己的奶子。这对奶子虽然不是很大,但是肉质很细嫩,弹性很好,而且非常敏感,每一次弹拉阿红的乳头,都能让她像触电了一样地浑身打哆嗦,双腿也愈夹愈紧,不断的挤压着双腿中间的那根肉棒。没一会儿,我就感觉到内裤裆部中间的一块棉布湿润了,热气也浓烈起来了,粘滑的液体也从棉布中渗透了出来,把棒身都涂抹了一遍,又通过肉棒沾湿到阿红的大腿内侧,到处都是滑滑的,抽动起来越来越顺滑了,我不禁加快了抽动的速度。  「啊……哦……」抑制不住的呻吟不断的从阿红的嘴角溢了出来,随着抽插速度的加快,呻吟也越来越大声了,阿红只好把手臂交叠压在隔板上,腰身放低,把脸庞枕在自己的手臂上,死死地咬住自己的一缕头发,满以为那讨厌的呻吟声不会满溢出来了,却不想这个姿势却使得自己的臀部高高翘起,一副任人干翻的姿态。看着自己的肉棒在丰满的臀缝中不断的隐没,虽然没有真个进入到那个销魂的肉洞中,不过一想到她是别人的女朋友,我就觉得兴奋异常。更刺激的是,阿红的内裤本来就是很小巧的那种,中间重要的位置也就只有2指宽的样子,经过我们激烈动作,阿红的小穴已经朱门暗启了,沾了水后的小内裤更是缩成了一根小巧的带子,居然顺着小山丘的地势滑到深邃的丘壑里面去了,我的大肉棒就直接摩擦到阿红的小嫩穴了,丰厚的两片嫩唇无力的包裹着棒身,不断的被粗大的龟头反复的耕犁,带起一股股的汁水。  隔壁间猛的传来一阵猛烈的抽插声,就听到小静长长的「哦」了一声后便悄无声息了,估计是完事了。阿红也是不经事的随着小静的那声淫靡的娇呼,同样攀上了情欲的高峰,嘴唇死死的咬着发丝,爽的两条腿不停的抽搐着。我轻柔的揉捏着阿红的乳房,缓缓的抚慰高潮后的慵懒,鸡巴深深的插在双腿间静静的感觉着小穴的痉挛。  「砰」隔壁传来一声关门的声音,想是两个人收拾好了,之后传出一个人地脚步声,开门声,接着又一个人的脚步声,关门声。哦,现在洗手间就只剩下我和阿红了。  「扑哧」阿红莫名其妙的笑出声来了,看我疑惑的样子,用手指了指她身前「你看……我变成人妖了」原来我的鸡巴从她腿间穿过去,居然在前面后长出一截来,将她的裙子顶起一个帐篷来,就好像一个美少女长了一根鸡巴一样的突兀在身体前面显得好诡异的。阿红顽皮的撩起前面的裙子,一颗红红光亮的龟头便显露出来,跟黑色棉质的小内裤交相辉映,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嘻嘻,光光亮亮的,原来是个和尚」阿红用手轻轻的碰触着龟头的顶端,用指腹摩挲着顶端的尿道口,弄的我一阵一阵的哆嗦,鸡巴一跳一跳的表示抗议。  「阿弥陀佛,女施主手下留情啊,小心弄坏了」「呵呵,你们佛祖不是说了么,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乖乖的让本姑娘玩一会儿!」阿红一手捞起自己的裙子,一手伸到自己胯下,将自己已经湿透的小内裤从裂缝中拉出来,扯偏到一边,淡淡的毛发掩饰不住迷人的小穴,因为刚才的兴奋,连里面粉红的嫩肉都能看到了。阿红腰肢缓缓前移,肉棒便顺着那条裂缝慢慢的后移,跨过饱满的阴阜,摩擦过涨大的阴核,劈开丰厚的双唇,最后停陷在一个湿湿的肉洞前面。  阿红再一次趴低了身子,翘起自己的屁股,让肉棒和肉洞的角度完美契合:  「大师,小女子已经……已经准备好了」  「阿弥陀佛,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女施主,贫僧来了!」我扶住阿红的臀侧,用力把肉棒缓缓的推进阿红的身子深处。  「哦……」阿红随着我的插入发出轻微的叫唤,可是等一口气「哦」完发现我还是没完没了的进入,大惊:「你这个坏和尚……这么粗……啊……还这么……长……啊……到底了!不能再进去,会弄坏的」生怕自己被弄坏的阿红连忙把执住自己内裤的手伸到后面来顶住我的跨步,不再让我深入进去。然后又不死心的摸了摸被插入的地方,居然还有一截没有插进去,大呼自己要悲催了。  我暗暗好笑,安慰的说道:「别怕,女孩子的小妹妹弹性很好的,你看黑人的鸡巴那么长,那里的女孩子不都好好的么!」「少忽悠我了,那是因为那里的女孩子阴道本来就比我们亚洲女孩子长,好不好!」阿红一副我也很懂的样子。  「你不信我,那我证明给你看好了,你绝对可以的」「别……不……要……!」我趁阿红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双手扣住她的腰侧,往后一拉,鸡巴用力往前一顶,残留在外面的一截便隐没进了阿红的身体里面去了。  「啊……」阿红像一只受伤的天鹅一样仰起了修长的包子,上半身软趴到隔板上:「呜呜……被你插坏了,都插到肚子里面去了」「呵呵,都说了你可以的。我要开始动了哦」「你可要轻点,牛一样……!」阿红有点心有余悸。我把阿红的裙子推到她胸口,趴下身子推开她的内衣,满满地握住悬吊着的双乳,一边搓揉一边开始挺动下体,在火热的羊肠小道里面做起活塞运动来。  「喔……好深。好弟弟,干的好……深啊,要把姐姐给干坏了。啊……又顶到了!」阿红没有了刚才的顾忌,尽情淫浪的娇呼,抒发着自己的快慰。  「怎么样,比你男朋友厉害吧!!」我故意狠狠的冲刺了几下,用力的捅进阿红的小穴深处。  「哎呦……弟弟最厉害了,都插到姐姐的心坎上了。怎么办,以后姐姐……啊……会天天惦记着你的!喔……弟弟以后可要经常来插姐姐哦,不然姐姐可是会难过的」阿红半眯着眼,肌肤越来越火热,开始有点语无伦次起来。  我看着自己的肉棒在粉红的洞口快速的进出,进去的时候将旁边的粉肉都塞进去了,棒身的淫水却被肥厚的肉唇阻挡在门外,弄得整个下体水光粼粼的,还把我的毛发也沾湿了;拉出来的时候却又带出新产生的淫水,弄得棒子油油的,洞口的肌肤被涨大的龟头撑得像一层粉红的薄膜一样,小阴唇紧紧的含住大大的龟头,不舍得它离开自己。  「啪啪」我被靡乱的景象刺激的淫性大发,疯狂的干着身下的肉洞,胯部迅速的撞击着阿红的屁股,臀峰都已经被撞的通红,可是主人却一点也没感觉到疼痛,还主动的抛动,配合着身后的蛮干。  「哇啊……不行了,要死了……要来了,好弟弟,再快一点,姐姐要飞了!」阿红高潮在即,空出一只手伸到自己两腿间,用力揉动着被冷落的小红蒂,屁股不断用力的往后顶,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一样的。  「叫我老公,叫我亲亲老公,我就给你……吼!」我也快撑不住了,阿红里面已经开始一下一下的收缩了!  「亲亲老公,我的亲亲小老公,快,再快……你老婆要升天了……啊……!  老公把老婆干死了……!」阿红猛地往后一顶,让鸡巴深深的顶住在自己的身体深处,身子整个僵住,一大股黏液从密不透风的身体连接处被不断痉挛的阴道挤压出来,一部分顺着肉杆溢到卵袋上,再滴到地板上;一部分顺着阿红的阴部流淌到她大腿上去了。  阿红的里面不断的收缩,一下一下的刺激着深处的龟头,本来就在发射边缘的我再也忍不住了,死撑着狂干了两三下,终于也痛痛快快的全部射到阿红的小穴里面,烫的阿红又是一阵哆嗦。  阿红的内裤是不能再穿了,上面沾满了不知道是淫水还是精液的东西,或者更多的是两种液体的混合物吧,反正湿哒哒的还散发出很重的味道。阿红干脆把内裤脱掉挂空挡了,将内裤扔给我叫我处理,当然是被我收藏了。  当然解释为什么尿尿要尿那么久,我跟阿红都统一了口径,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给糊弄过去了,就是不知道阿红一脸的春风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出什么不妥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