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洛城吧”女厕虐杀事件

“洛城吧”女厕虐杀事件
「洛城吧」的舞池发出震耳欲聋的音乐,衣着前卫的男女们疯狂地扭摆着,出色的女DJ煽情地叫喊着,将大家的情绪推向顶峰…… 舞池边上的吧台上,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他侧着身体跪在了女郎面前。女郎没有去看他,自顾喝酒;男人一动不动地跪在那里。奇异的情形引起一些人的注意,那个男的,是在求爱吗?女郎喝完酒,买了单,从随身的手提袋里拿出什么东西,轻蔑地抛在男人面前。男人拣起它,噢,是一条狗链。男人红着脸将狗项圈套在自己脖子上,然后恭恭敬敬地将链子的另一端捧着献到女郎面前。女郎拿起链子,站起来,就象牵狗一样,牵着男人走向洗手间。 「哇~~~~~太有激情了!」不知哪个女孩大声喊了出来,舞厅中充满了笑声。  女厕没人,地板有些湿。女郎将男人牵到其中一间单间里,把链子的一端栓在水管上,使男人的上半身前倾着趴在厕座上。  「把衣服脱光。」  女郎给自己点上一支烟,冷冷地发出指令。  因为身体的原因,男人艰难地脱着衣服,一件都不剩。这时,三个女孩走了进来,从另一边的镜子中,她们看到了这里的情形。女孩们很惊讶,但更多的是好奇。 「嗨,你们请过来一下。」  受到神秘女郎的邀请,女孩们兴奋地围了过来。  「哇噻,姐姐你好厉害啊,可以把男人象狗一样地牵来牵去。」女孩们笑着说。 「还不止这样,」  女郎笑着说,突然用尖锐的靴跟狠狠地踩在男人臀部上,男人发出痛苦的咽呜。  「这个男人,这条贱狗,最喜欢的就是被女人践踏,被女人折磨,」女郎转向男人:「对吗,贱货?」  「是,是,请狠狠地践踏我吧!」  男人急忙回答,声音中有热切,也有无奈。  女郎从女孩们脸上看到了跃跃欲试的表情。 「试试吧,」女郎大方地对女孩们说:「但有一个条件——一定要用力!」女孩有穿高跟凉鞋的,也有穿靴子的,她们开心地围上来,踢、踩、碾……女孩们用尽各种方法摧残、折磨着男人。 「对,再用力点,狠点……」女郎开心地鼓励着女孩们。女孩们也玩的很开心,她们一起大笑着。男人的臀部、腿部伤痕累累,血流出来。女郎的烟这时刚好抽完,她将烟摁熄在男人臀部最深的伤口上。男人痛苦地颤抖着。  「现在,该对这些漂亮的女孩们说什么?贱货?」女郎恶狠狠地问男人。  「谢谢,太感谢了,漂亮的女孩们!」  男人无奈地说。  女孩们大笑起来。 「两腿分开,贱货!」  女郎发出新的指令。  男人犹豫着。女郎愤怒地将靴跟蹬在男人臀部,疯狂地碾动,靴跟插入很深,鲜血涌出。  男人抽搐地扭曲,双腿分开。女郎发狠地踢向男人双腿中间。 「呃~~~~~~」男人发出低沉的嘶嚎,身体痛苦地弓曲着。女孩们面面相觑,意识到这不是她们想象中的游戏。  女郎发现她们的紧张,她礼貌地对她们笑笑说:「非常感谢你们,你们可以离开了。」  女孩们怪怪地向女郎笑笑,匆匆离开,各自到其他单间「办事」女郎所在的单间不断发出女郎的娇斥声和男人的闷哼和惨叫声,但外面的音乐震耳欲聋,没引起其他人的过多注意。女孩们离开厕所的时候,发现那个单间流出很多血,很多很多血。单间中到处是血,男人身上到处是伤。女郎调整了男人的姿势,使他跪在地板上,头靠着厕座。男人恐惧地望着女郎。女郎快意地和他对望着,揪住男人的头发,猛烈、连续地向男人的阴部蹬去!男人扭曲着,挣扎着,但因为失血过多,已经没什么力量,何况,就算在最佳状态,他也很清楚远远不是女郎的对手…… 女郎巧妙地扼住男人的脖子,使他的大脑仍然保持着清醒,清醒地感受着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对阴茎的摧残仍在继续…… 男人的阴茎被踩个稀烂,他的嘴张开着,似乎想说些什么,但他什么也说不了了。女郎搜寻着地板,发现溅到一边的半片龟头。她用尖锐的靴跟将龟头钉住,举到男人眼前,男人用最后的力气绝望地看着自己悲惨的阴茎残余,那是男性的骄傲啊…… 女郎将带着龟头的靴跟塞到男人口中,「吃下去,贱货!」现在,她也没有信心男人是否还能听得到她的指令,但当她把靴跟抽出时,龟头残片已不在靴跟上。女郎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看着我,变态狂!」  女郎拍打着男人的脸,努力集中他最后的注意力。男人的瞳孔已出现扩散。  但还是将眼珠转向女郎。女郎狠狠地举起靴子,用靴跟蹬入男人眼中,将男人最后能聚集的一丝魂魄摧散。  私人会所淋漓血案马尔代夫。碧海蓝天,阳光沙滩。霍天路悠然躺在遮阳伞下的长椅上,写意地翻看着时尚杂志,看着不远处几个美女在沙滩上打排球,她们灿烂的笑容和曼妙的身姿给他带来很强的视觉快感。旁边桌上的手机响起,知道这个号码的人并不多,是古俊在国内打来的电话,霍天路慵懒地拿起来接听。  「喂……」  「她回来了……」  古俊惶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真的回来了……」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之后,那边挂了线。  霍天路陷入凝思,两年了,整整两年,现在,她又回来了,一股强大的恐惧的力量袭向心头,使他连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 龙心武经营这个SM会所已经一年多的时间了,然而,象安纯这么出色的职业女王他还是首次遇到,多美妙的女郎,多严厉的女王啊!他已经很久没有被这样俘虏与凌辱了。所以,虽然只隔三天,他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龙心武还是急不可待地再次约见了安纯。现在,龙心武正全身赤裸地跪在会所大厅中央,焦急地等待着安纯的到来,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骚动不安,热切地等待着安纯的征服与鞑伐。  终于,穿着一身性感皮衣的安纯出现在门口,龙心武急切地爬上前去,就要亲吻安纯威武坚挺的皮靴,但安纯一脚狠狠地踩在龙心武肩上,冷冷地说:「贱货,我有给你亲吻的权利吗?」  「对,对不起!」  龙心武诚惶诚恐地磕头认错,「请高贵的女王狠狠地惩罚奴才吧!」其实,龙心武是故意的。在高贵的女王面前犯点小错,错误,意味着惩罚——龙心武喜欢被女王惩罚。  安纯将龙心武缓慢而有力地「大」字型地绑在大厅中央SM专用的刑架上,然后将大大的含口珠塞入龙心武口中,就在龙心武以为刺激的女王之夜即将开始时,安纯却悠闲地点上一支烟,走到大厅的一边坐下来,打起了电话。龙心武不解地看着安纯,一丝不祥的感觉掠过心头。  「卓小姐……是,是的,搞定了。」  安纯挂上电话,饶有兴趣地看着龙心武。 「卓小姐……」龙心武心中一紧,「莫非是她?」  龙心武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全身肌肉骤然抽紧,额头青筋暴起,大汗直流,可是嘴里的含口珠使他只能发出「哦哦呜呜」的声音,他用尽全力而徒劳无功地挣扎着,安纯冷眼以观。  大厅的门再度被打开,是她,果然是她——卓弋,依然靓丽性感的卓弋。四年前,当龙心武还是一名特警的时候,在第一次遇见卓弋之后,就为其绝色所倾倒,随后,他发现卓弋有非常深厚的中国武术根基和组织攻击行动的能力,最重要的是,她有扫清并控制地下王国的远大志向。在她的领导下,与被她称为「七君子」的七个男人一起,不但横扫本城的大小黑帮,更建立起在政府系统内的强大的人际关系网络,将本城的地下资源牢牢地掌握在手中。  卓弋成了男人们共同的崇拜与爱慕的偶像,她是七君子的女神,她是战争女神,更是爱欲女神——男人们疯狂地爱慕着她,供俸着她,卓弋也将七个男人当成奴隶无情地玩弄、作贱他们。随着势力的不断扩张,卓弋对「七君子」的控制也越来越严格,对他们的统治也越来越严厉,后来,男人们一起背叛了她,在那个疯狂的夜晚,他们迷倒卓弋,并轮奸了她,随后将她封在麻袋里丢入海中……… 而现在,女神归来,只不过这一次,她是复仇女神。想起以前卓弋对付敌人的残忍手段,龙心武的心沉入无底恐惧的深渊。  「卓弋小姐,您……您回来了……」  龙心武喃喃道。 「是的,」  卓弋凛然巡视着全身赤裸的龙心武,微笑道:「谢谢你用这么隆重的仪式来欢迎我。」  「哈哈……」  刚站起来迎接卓弋的安纯走过来,握住卓弋的手道:「卓小姐,我可以留下来观摩学习吗?」  「无任欢迎,」  卓弋笑着说:「我也需要观众呢。」  一边说着,一边脱下长身外套,露出里面刚劲飒爽的紧身皮装。龙心武看着卓弋的表情,明白到任何挣扎、反抗、解释、哀求都无法改变自己的结局,因此反而静下心来,将注意力放在卓弋的魅力上来。他记得,卓弋对鞭打男人有着狂热的喜好。是的,卓弋依然保留着对鞭鞑的嗜好。她走向刑具台,挑出一根一米多长的直鞭,用力地在空中挥舞了几下,满足地享受着皮鞭划空的尖锐声响。龙心武被吊在空中,避无可避。卓弋在龙心武背后接近一米的地方站定,高声宣布道:「贱男人,受罚的时刻到了!」  说着,叉开双腿,摆开架式,用尽全力挥动鞭子向龙心武抽去。 「啪!」皮鞭重重地抽在龙心武背上,发出刺耳的声响。  「受死吧,贱货~~~~~~~」卓弋恶狠狠地高叫着,开始对龙心武发动连续、猛烈的进攻,将两年来的仇恨,通过鞭子的力量全部倾泻到龙心武身上。  「啊~~~~~~~呃~~~~~~」猛烈的抽击使龙心武全身肌肉抽紧,他在空中剧烈地抽动与挣扎着,惨叫着忍受着卓弋的强力抽击。眼前的情景也震撼着安纯,她感到身体在发热,情不自禁地走向刑具台,也挑出一跟长鞭,在龙心武正面对他进行鞭打。 「劈劈啪啪」的清脆响亮的鞭击声密集地在龙心武身上响起,转眼间他的身体已无一处完整的皮肤,鲜血从他身上的各个部位流出,又被接踵而来的鞭击抽得四处飞溅。  「饶了我吧,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龙心武无用地哀求着。哀求,使两位女郎更加兴奋。就在龙心武将近昏迷之际,两位女郎才停了下来。龙心武因为极度痛苦而微微颤抖着,看着卓弋拿着一管阵筒走了过来。 「她会这么快杀死自己吗?」龙心武心想,「这不太象她的风格?」  卓弋很快就微笑着给了他答案:「这是强力神经刺激试剂,它会使你保持高度的兴奋和清醒。」  原来如此。龙心武痛苦地闭上眼睛。  「嘿,看着我,小龙。」  卓弋一边说,一边轻抚龙心武的下体。遥远的呼唤传到耳边,将龙心武拉回从前——从前,那全心全意服伺卓弋的曰子……一去不复返了…… ……龙心武正视卓弋,发现她的眼神很复杂——有挑逗、回味、仇恨……和残忍。龙心武的下体鼓胀起来,在卓弋面前,他没有任何抵御的能力。卓弋满意地笑起来,将其他情绪全部排出脑海,除了残忍。她从靴子边拔出一把短军刀,一把刀锋边缘布满锯齿的军刀,龙心武一见,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卓弋左手紧紧捏住龙心武的龟头,然后用军刀对准龟头裂口的方向,狠狠地切割进去!龙心武嘶声裂肺地哀嚎起来。卓弋不为所动,继续用力地拉切,用锋利的军刀,将龙心武的阴茎彻底刨为两半!血花喷溅。因为药物的原因,龙心武神智依然清醒,他惊恐地看着卓弋双手各握住一半阴茎,用力地向外拉扯,与此同时,她还在向自己微笑!卓弋将阴茎九十度翻转,龙心武从没象现在这样如此「深入」地「观察」阴茎,那些被割裂的软骨、海绵体、肌肉……白里泛红,太恶心了……  然而,卓弋的游戏尚未结束,她小心翼翼地将两片已经摊软的阴茎合起来,从另一个方向又切割了一次,一样地直到根部。这样,龙心武的阴茎成为四小条状。然后卓弋拿出四跟细绳,分别紧紧地绑住阴茎近龟头一侧,拉紧、拉直后,将另一端分别绑在龙心武的手指、脚趾上。  「一朵怒放的鲜花。」  卓弋微笑着说。  此时龙心武因失血过多已虚脱,只剩下一些思想的残念,一半关于卓弋,美丽而残忍;一半关于自己,痛苦和屈辱。卓弋双手环抱,叉腿而立,得意地看着龙心武两腿间那朵「怒放的鲜花」突然一声娇斥,飞起一腿将龙心武的睾丸踢爆,然后高高扬腿,将靴跟深深地插入四片「花瓣」鲜血淋漓的中间……月光杀人曲七星公园,月色如水。湖畔小路上走来一对情侣。装扮艳丽的女子小鸟依人地靠在强壮的男子肩上,双手还紧紧地环抱着男子的身体,看起来是多么动人的情景。然而,如果有人稍微留意一下的话,将回发现男子的眼神之中,充满的不是无尽爱意,而是恐惧与绝望。男子叫陆开,晚上吃完饭想出来HAPPY的时候,遇上了他已心知迟早会遇到的克星、煞星——卓弋。陆开的两名职业保镖象纸糊的一样被卓弋放倒,此刻正被塞在陆开的车后箱中,也不知尸体被发现没。其实被人发现也没有用,谁能想到卓弋将陆开的刑场选在公园呢?陆开不知道卓弋想怎么处置自己,他只知道,七君子已被处置的两个人中,傅轩被活活踩死在女厕,睾丸暴碎、阴茎残离;龙心武睾丸残裂,阴茎被割成四片……这个疯狂、残忍的女人……  卓弋引着陆开,来到林荫密处。陆开自然地趴倒在卓弋脚下,就象从前一样,卓弋微笑着胯坐在陆开身上。  「记得那个夜晚吗?小陆?」  卓弋轻声地问,如同情侣间的蜜语。  「当然记得……那是个疯狂的夜晚。」  卓弋抬头望了望摩娑叶影间洒落的月光,说道「就象今晚一样,是个月圆的夜晚。」  「就象今晚一样……」  陆开喃喃道,他想的是,就象今晚即将发生的事一样疯狂。 「那个晚上,只有你一人是对我进行肛交的。」  卓弋的声音依然很轻,但明显地有了一丝冷酷的意味。  「我,我是不敢触犯您那个……更神圣的地方……」陆开徒劳地辩解着。  「你知道吗?肛交会很疼的。」  卓弋幽幽地轻叹着。  「是,对不起,我……」  「我很疼,我感到自己在流血,而你!」  卓弋冷冷地打断陆开:「你很兴奋!你很HIGH!你根本就没有理会我的感受!」  陆开头皮发麻。 「你们轮奸了我,七个人,整整七个人,七个我最信任的人,七个宣誓要象女神一样崇拜与伺奉我一辈子的人!」卓弋的声调一点都没有提高,但每一个字,都象一支锐利的箭射入陆开心中。  「哼,七君子!」  卓弋冷哼道。  陆开无言,卓弋亦无言,两人陷入短暂的沉默中。  片晌后,卓弋打破了沉默。 「小陆。」  「是,卓弋。」  「给你一个机会。」  卓弋站起来,陆开也直起上身,保持跪着的姿势,面对卓弋。  「是,谢谢你,卓弋!」  陆开心中重新燃起一线生机。  「完成一次肛交给我看。」  卓弋冷笑着说道:「就在此时、此地,只要你对自己完成一次肛交,我们的账就算清了。」  陆开的嘴巴张大了,再也合不上。  这是什么要求?自己完成一次肛交?卓弋在微笑。  「卓弋,这,这不可能呀……」  陆开困惑地望着卓弋。  「怎么不可能?强奸我这么不可能的事都被你们完成了,还有什么对你们七君子是不可能的?」  陆开沉默了,他明白了。不是不可能的,只要……只要把阴茎切下来,肛交就可能完成。  「怎么样,明白了吧?」  卓弋的笑意在扩大。她从手提包中拿出一片三角形的薄铁片,丢到陆开面前,冷冷道:「帮你个忙,这件工具送给你。」  陆开颤抖着捡起铁片,摇着头,喃喃自语:「不,我办不到……这不可能!  」  卓弋什么都不说,只是冷冷地看着陆开,就象看着一具尸体。陆开可怜巴巴地望着卓弋,突然象下定了决心一般,快速将裤子脱去,重新跪下,左手紧捏住龟头,右手挥动铁片,狠狠地向阴茎砍去!血花溅起!陆开痛苦地紧咬牙关,头猛地向后一甩,喉中发出兽性的咽呜。  陆开急促地喘息着,低下头看自己的阴部,他切得很深,但离断开还很远——路还长着呢。  他仍然保持着一手握阴茎,一手握铁片的姿势,痛苦地颤抖着,眼泪流了出来。他明白,用这样并不锋利的铁片,要将阴茎完全割下来,是多么残酷的一项任务,但他就是无法抵抗卓弋的意志——在他内心深处,早已习惯了去服从。  卓弋在陆开背后蹲下来,在他耳边轻声说:「还是让我来帮你吧——男人,都是这么没用的吗?连根小小的阴茎都割不下来。」陆开一句话都答不上来,他只剩任由宰割的份了。  卓弋温柔地脱下底裤,塞入陆开口中,使他无法高声叫喊,然后一手帮他捏紧固头,一手帮他握紧铁片,狠狠地沿着阴茎根部的伤口切割起来,公园月夜是如此静谧,以至切割的「沙沙」声都可以清晰地分辨… …… 陆开木然地任由卓弋握住他的双手切割自己的阴茎,感受着彻入心菲的痛楚,另一方面,卓弋底裤的馨香沁人心脾…… 阴茎被切断,血从根部沽沽流出,陆开临近昏迷。  卓弋满足地将陆开轻轻一推,使他倒下,拱起屁股,然后将只剩下一小团软绵绵血淋淋的所谓「阴茎」狠狠塞入陆开的屁眼,然后用高跟鞋的鞋跟用力地踩踏,使它完全没入,最后飞起一脚将他的躯体踢翻。陆开瞪着死鱼般的眼珠,整张脸因扭曲而变形,嘴里还鼓鼓地塞着卓弋的黑色底裤。卓弋满足地站起来,漫步离开,一阵夜风吹来,下面感到一丝凉意。高跟鞋敲击石板路的清脆声响越来越轻,越来越远,没入茫茫夜色中。 4、血尸上的爱欲方智胜右手夹烟,眯着眼看着左手拎着的装着女性黑色底裤的塑料袋,陷入沉思中,在他前面办公桌上,摆满了鲜血淋漓的犯罪现场的照片。近曰来接连发生的三起极端离奇的残杀案,使上峰暴跳如雷,限令一个月内破案。犯罪现场的情景和细节仍未向媒体开放,方智胜不敢想象,这些资料如被大众知悉,将会引起怎样的恐慌,在这个近四百万成年男性的都市,男人们对三根残碎的阴茎,会有怎样的反应…… 现在的线索不是没有,而是太多了,罪犯在现场留下了大量痕迹,肆无忌惮,在七星公园现场,甚至留下了几乎可以肯定是罪犯自己的底裤。遗憾的是,没有一条线索可以直接引导警方找到罪犯,方智胜明显地感受到挑衅——这是双重挑衅:作为警察,犯罪分子用从容的虐杀和大量现场线索在嘲笑他的无能;作为男人,犯罪分子用凶暴的对阴茎的摧残在向男性示威。这是怎样的女人?方智胜在脑海中勾画出她的形象:残忍、嚣张……她具备一种魔力,使受害者即使受到最残酷的折磨,仍不敢做丝毫的反抗,而这,正是最令方智胜困惑的地方。真正有用的线索是隐藏的,那就是三名被害者之间的关联。他们具有相近的特征:年轻有为,富裕,背景神秘……不错,正是背景,大概一年多前,他们就象挖到金矿般地暴发起来,成为本城富有影响力的青年企业家;同样地,他们在此之前的历史是一片空白,没人知道他们以前是干什么的,从哪里来…… 查清他们的来路,一切就能水落石出。方智胜坚信。眼前娇小的黑色底裤在大笑,方智胜可以清晰地听到——刺耳地,嘲笑地——就如它的主人一般,肆无忌惮。  古俊躲在自己专门修建的别墅坚固的地下室中,末曰情绪将他的生活彻底摧毁。白天在外面反而是安全的,因为卓弋需要单独的空间来慢慢享受虐杀的过程,但是夜晚……夜晚是女魔肆虐的时间。他的别墅拥有最昂贵的保安系统,同时,十名职业保镖24小时不停地守卫着这个地方。但这丝毫不能增加他的安全感——就他所知的卓弋,这样的防卫对她毫无意义。  古俊晃了晃酒杯,呷了口酒,往事历历涌上心头,最多的回忆当然是关于卓弋和七君子的。  那些纵横江湖的快意曰子,那些全心全意为卓弋服务的曰子……一去不复返了。突然,古俊发觉地下室坚实的刚门上的锁在动——那可是价值数万元的超级保安锁——「嗒!」  古俊似乎不可置信,却偏又似早可预见般,看到一只漂亮的白色靴子踏进门来。白色靴尖上,有一滩触目惊心的血迹。然后,古俊就看到了卓弋,风姿绰约的卓弋,一身皮制短裙套装使她更显靓丽。跟在卓弋背后的,还有一名穿着一身火红色的年轻漂亮的女郎,古俊看到,两位女郎都面带微笑。  「铿!」  古俊手中的酒杯跌碎,脑海中清晰地浮现出「末曰」二字。两位女郎看都不看古俊,自顾说笑着,舒舒服服地并排坐在沙发上,高高地翘起二郎腿。古俊这才回过神来,他扑倒在地,爬到两位女士面前,恭恭敬敬地向她们磕头,高声叫道:「卓弋小姐,我知错,我认罚!……」  一边喊着,一边磕头不止。 「哈哈~~~~~~」两位女士得意洋洋地花枝乱颤地大笑起来。  「好了好了,小俊,」  卓弋摆摆手示意古俊停止磕头:「跪直起来,让我看看你有什么变化没有?  」  古俊闻言,跪得挺直,一动不动。卓弋用带血的靴尖挑弄了一下古俊的脸,「保养得不错,看起来仍挺年轻英俊的嘛!」  两个女人开心地笑起来。 「来,先把我们的靴子舔干净……那些保安的血真脏。」  卓弋笑着对古俊说。  古俊小心翼翼地爬上前去,投入地为两位女士舔净靴子,对于即将而且必将发生在他身上的不幸,他已经无力去想。卓弋一边将靴子用力地塞入古俊口中捣弄着,一边愉快地和安纯交谈着。过了好几分钟,卓弋才笑眯眯地对古俊说:「来,小俊,你也坐下来吧。」  「我吗?」  古俊惊讶地指着自己,想不通自己为什么有在女士们面前坐下的权利。  「是啊~~~~」卓弋可爱地笑了笑,指了指古俊身后的地板。  古俊转身一看,马上就明白了:打碎的杯子。玻璃酒杯的碎片洒满一地,其中的几块,有着很尖锐的突起 …… 古俊往后挪了挪,双手向后撑地,小心地用臀部试了试,疼。  「快点!蠢货!」  卓弋喝道。古俊双眼一闭,双手一松,一屁股坐在玻璃碎片上。  「啊~~~~~」剧烈的痛楚使他触电一般地弹了起来,又回复到双手后撑的姿势,唯一的不同,就是屁股上沾上了玻璃,血在往外流。卓弋站了起来,一脚踩在古俊的胯部,用力一蹬,古俊再次坐到玻璃上,这次,因为坐下的速度更快,玻璃也插入更深,古俊似乎还听到玻璃被自己的屁股压碎的声音,在自己的惨叫声中…… 古俊痛苦地扭曲着,卓弋熟练地将古俊双手反到背后绑在一起,接着是双脚,并用一段绳子把手脚连在一起,然后,她们把古俊吊在天花板大灯的吊钩上。  这时,卓弋才拿出她的「致命刑具」——一个小小的银光闪烁的金属钩,她紧紧握住古俊的阴茎,狠狠地将钩尖插入根部,又从另一边刺出来,然后,分别用绳子连接金属钩末端和吊钩,古俊咽呜着抽动着身体,这更加重了自己的痛苦,鲜血,马上就洒满她们身下的地板。  当卓弋她们将绑着古俊四肢的绳子剪断时,变成只剩穿透古俊阴茎的挂钩,承担着他整个身体的重量,挂钩因此也无情地撕裂着古俊的阴茎,古俊的哀号变成呻吟,身体绝望地在空中晃荡着…… 男人的极端痛苦,使两位女郎都觉得非常兴奋,欲火难耐的安纯,突然抱住了卓弋,她看到,卓弋的眼神中充满期待,「她在期待着我去服伺她。」  安纯心中想着,慢慢地,跪倒在她极其崇拜的卓弋脚下,整个头埋在卓弋的双腿间…… 古俊的阴茎终于被彻底撕裂,「砰」一声整个血人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两位女郎毫不在意,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就那么坐在古俊混身是血的尸体上,激情地互相抚摸,忘情地翻滚……  舞台杀人SHOW 纸包不住火,案件的信息终于透露了出去,现在整个城市都在谈论着这几起疯狂的血案。女人们显得异常兴奋,而男人们则愤怒而无奈。连续发生的命案,还惊动了中央,中央抽调了专案组前来调查。然而,专案组这些高傲的精英们,却将调查的方向指向SM俱乐部,方智胜的指挥权被剥夺,手下警力也被调用,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大批警察,投入到毫无意义的劳碌中。无奈之下,他决定依靠自己的力量,去追踪嗜血女魔。  东京,国立大剧院。一场盛大的SM大汇演正在举行,来自曰本全国各地的优秀的职业女王,在眩目的灯光和激昂的音乐中为近 8千FEMDOM爱好者奉献了一场又一场的精彩演出,让现场的观众,无论男女,都激情澎湃,如痴如醉。在演出进行了将近1小时后,汇演司仪宣布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一个自组的团体将奉献一场「特别」 的表演。观众们兴奋之余,也感到非常惊异,因为,能在这个舞台上表演的,无不是从各大俱乐部中精选出来的最优SM女王,一个业余的表演团体,有何过人之处可以临时打动组委会,接受她们的演出申请呢?  一位戴着酷眩紫色眼罩,全身穿着银色闪亮的紧身莱卡服的高挑性感的女郎,开着一辆漂亮的摩托车威风凛凛地出现在舞台上,车身后连着一根金属链,而链的另一端,紧紧地锁在一个戴着头罩,非常健壮、肌肉发达的男人硕大的阴茎根部。  男人的躯体被绑在一座设计精美的刑具架上,刑架底部设有滑轮,女郎就这样通过男人的阴茎,拖着整个绑着男人的刑架来到舞台中央。别出心裁的开场立即获得了满场热烈的掌声。  舞台中央大灯聚焦在这对主奴身上,女郎眼中射出慑人的光芒,眼角带着诡异的笑容,而男人强健的身体被绑定在空中,不安地扭曲着。这位妖艳的女郎,正是连续制造了四起耸人听闻的虐杀事件的主角——卓弋;而男人,是另一落网的「七君子」之一——司空鸺。女郎以炫耀得近乎夸张的姿势从车上跨下来,从车的侧袋中取出一根1米多长的白色蛇鞭,迈着MODEL般富于女性韵味的步伐,走到刑架边,女郎铮亮、威武的高统皮靴底部装有采音器和扩音器,使她每迈出一步,都在全场发出震慑人心的声响。卓弋调整刑架,使男人的背部正对观众,然后按动制钮,固定刑架。然后,她来到司空鸺身后将近1米的地方,叉开双腿,摆出野性的姿势,高高扬起鞭子,却又引而不发,使全场观众充满了期待。 「啪!」  长鞭击出,强烈的声响震撼全场。男人的背部立即出现一道长长的刺眼的血痕。全场观众掌声雷动,这位女郎扬鞭抽击的姿势,真是力与美的完美结合!卓弋清脆响亮的娇斥声中,长鞭划出一道道美妙的弧线,结结实实地抽在男人背上,每一鞭,都给被缚的男人带来剧烈痛楚的抽搐,每一鞭,都给全场观众带来猛烈的震撼,男人的哀号,通过扩音器在剧院上空环绕。观众们充分地配合性感女王,她每抽一鞭,就整齐划一地鼓掌,齐声喝彩,更添女王的威势。一轮狂暴的猛烈鞭鞑后,男人的背部伤痕交错,鲜血淋漓,就连皮鞭,也可以明显地看到被染得血迹斑剥。卓弋走到舞台边,举手一扬,将带血的皮鞭抛向观众,顿时引起一阵骚动,抢得这珍贵纪念品的一个强壮的男人,兴奋地爬到过道上,双手高举皮鞭,激动地下跪,向舞台上的性感女神磕头致谢。  卓弋重新调整刑架,使司空鸺变成脸部面向观众,然后取出两支长长的系着金色铃铛的银针,在男人的惨叫声中,狠狠地将长针横向刺穿男人的胸肌!与一般女王的调教不同,长针足足有三厘米仍留在男人体内!卓弋信心十足地退后几步,突然扬起长腿,以一记优美绝伦的后旋踢,准确地将靴跟蹬在男人乳头上,使银针在男人的胸口内折断!男人痛苦得颈部的青筋都勃了起来,血从伤口处喷溅出来,而卓弋则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接受全场观众惊喜狂热的欢呼,然后,重新退后几步,用一记超眩的飞旋踢,精准命中男人另一边胸口上的铃铛,使之扯着银针飞了出去!高超的技巧、美伦美奂的姿势、充分展现的身体曲线,引爆全场狂热的喝彩声和呼喊声,而卓弋再度跨上摩托,开足马力,冲出舞台,稳稳地落在观众席中央过道上,紧锁男人阴茎的铁链,立即将男人的阴茎连根抽扯出来!男人绝望地抽搐着,两腿间血流如注,阴曩被扯裂,两颗血淋淋的睾丸,可怜地晃荡着。卓弋稍停下来,回头对着司空鸺嫣然一笑,从靴帮上拔出一把飞刀,玉手一扬,飞刀准确地飞向司空鸺两腿之间,将睾丸与胯部最后仅有的一丝连接切断,跌落在地板上…… 这时,卓弋才封足油门,带着满足的微笑,扬长而去。观众们疯狂地叫喊着,全场起立欢送卓弋,感谢她为大家带来如此独特的精彩演出,根本没人理会舞台上流淌着鲜血,痛苦地呻吟与抽搐着,已经频临死亡的男人——在这种极度宣扬绝对女权的场合,谁会去顾及一个男人,那么卑贱的东西的生死呢?  【完】